2009年3月31日

新板特區環球二店,購物休閒新地標




圖:馬董事長玉山(右四)與縣長周鍚瑋(中)、板橋市長江惠貞(右三)等多位貴賓合影



(本報訊)以「超級浩市達」(SUPER HOPSCA註)定位的新板特區,不僅被認為是北縣居民未來的生活重鎮,該區更被視為北台灣超國際級的指標商圈;環球購物中心今(31)日在台北縣長周錫瑋、經發局長李斌、板橋市長 江惠貞等重量級人士見證下與台灣鐵路管理局簽約,正式宣佈進駐板橋車站,預計於2010年第一季開幕,板橋店將挾四鐵地利優勢,成為新板特區休閒購物新地標。
環球購物中心為冠德企業開發營運,三年前以「社區型購物中心」的商場定位建造中和店,樹立明確的腹地商圈與服務對象,以「Easy New Life Style」為主軸,館內擁有多間日系風格特色大店,如宜得利家居、Pet Plus寵物達人及大創生活百貨等大店,三年來穩健經營,打下百貨業中「副都心領導品牌」的強實基礎;冠德企業將複製環球購物中心中和店經營模式進駐板橋車站,新商場總計6,000多坪,佔地包括車站U-1、G+2、G+24、G+25層等樓層,強調「簡單生活,Simple Life Style」的特色,商店將朝美食、餐廳、3C、服飾、雜貨等複合式經營方向,預計於2010年第一季正式開幕,首年業績目標8億元。
環球購物中心表示,環球購物中心中和店以時尚生活為主軸並結合美食與娛樂的經營型態,受到北縣民眾一致的好評;在不景氣的時代裡,更是展店的好機會,看好板橋車站四鐵共構的交通便利性,以及新板特區潛在客群與消費能力,環球購物中心板橋店絕對值得投資,這也是環球購物中心正式拓點的一大步。
簽約記者會上台灣鐵路管理局代表也表示,大型商場的進駐將可促進車站各項運輸工具的使用率,對於未來發展樂觀其成。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板橋火車站位居高鐵、台鐵、捷運藍線及環狀線四共構,加上客運總站的便利性,新板特區的發展腹地與潛力均是北台灣所獨有的,該區也被視為大台北新都核心及大台北國際門戶,未來 待國家劇院、國際飯店等進駐後,新板特區將具體展現「超級浩市達」 (SUPER HOPSCA註)的區域特色,而環球購物中心板橋店的加入,無疑為特區注入第一波國際級的購物休閒元素,促進區域機能更臻完整。
環球購物中心進一步說明,環球購物中心板橋店整體建築將運用綠建材及可回收材質,也為環境保護盡了一番心力。在店舖設計上將採用大量環保及自然元素,如車站1樓大廳會打造為垂吊式花園,將購物環境大量綠化,把建築空間與裝置藝術巧妙的結合;在2樓商場則引進戶外庭院的概念,把自然光線與戶外視野導入室內,整個商場就是充滿陽光的綠色街道,顧客可悠閒自在的享受購物的歡樂氣氛,並帶給民眾全新的購物體驗。
環球購物中心以中和店打下成功基礎後,宣佈進駐新板特區新增店點,將與新板特區的共同發展下,建構成為世界級的都會特區,環球購物中心宣佈拓店的同時,正式宣告成為全國副都心領導品牌的時代來臨,也代表新板特區即將改變大台北休閒版圖的位移前哨效應。 註:「HOPSCA」各代表「H」:Hotel(國際飯店)加High-density Transportation Systems(高運量運輸系統);「O」:Office(金融商務中心)加Odeum(音樂劇院);「P」:Parking(停車空間)加Park(市民公園);「S」:Shopping(購物中心)加Skywalk(空中通廊)加Super Dome(巨蛋體育館);「C」:Conference(國際展覽中心)加Convention(國際會議中心);「A」:Apartment (景觀住宅)加Administration Center(行政管理中心)。

獨厚二報 陳冲挨批


圖:金管會與聯合報記者3/27晚宴時的菜單

(本報訊)金管會主委陳冲,最近用公款暗中招待聯合、中時兩報的駐會記者和高層主管吃飯,引起其他記者的嚴重抗議,造成軒然大波。
本報從立法院獲知消息:金管會在本月27日晚上,在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永福樓餐廳宴請聯合報駐會記者陸倩瑤、相關記者孫中英,報社召集人:劉菁菁、彭慧明,財經組長李莉珩、副總編輯游其昌、總編輯羅國俊。 金管會出席人員:主委陳冲、副主委李紀珠、吳當傑。主任秘書盧廷劼,四大局長:銀行局長張明道、証期局長李啟賢、保險局長黃天牧、檢查局長鍾慧貞,秘書室主任張吉富、新聞聯繫組兼國會組長郭專門委員秩名(兼新聞科長) 據悉,10幾個人共用一張大桌子,杯酩交錯,其樂融融。
另外,金管會原預定今天中午,宴請中時高層和駐會記者,後來因故改期,預定在4/3中午,地點:台北市中華路二段1號台北花園大酒店。預定宴請的報社人員名單:總編輯夏珍、採訪主任張瑞昌、副主任呂紹瑋、經濟組主任吳典蓉、副主任唐玉麟、駐會記者陳怡慈,財經相關記者:黃琮淵、曹秀雲。金管會仍然由主委陳冲帶領原班人馬赴會。
據了解,金管會宴請兩報都是動用公款,並非主委或任何局長自掏腰包,請媒體吃飯,目的是要加強和媒體溝通,這些事情都是公事,陳冲卻偷偷摸摸進行,讓金管會其他記者非常憤慨,認為如果此例一開,將來金管會主委或其他高層,也有可能將會內獨家新聞偷偷洩漏給兩報,影響到記者的生存,因此決定透過立委和其他管道,向陳冲討回公道!
4/25後記

金管會新聞科長郭秩名

事發後避不見面

幾天後

被我在板橋火車站堵到

一直說很忙

並要在五分鐘後打電話給我

在電話中說我報導錯誤

解釋說:陳冲是先請聯合中時

其他記者是第二批

到現在已經過了很多天
還沒兌現諾言

為了圓謊
又說了另一個謊

現在他每天看到我都是快閃

這種人的誠信
已經蕩然無存

2009年3月30日

陳文茜的生日PARTY

(本報訊)曾任立委的陳文茜,本來是民進黨文宣部主任,後來脫黨幫國民黨,變打扁急先鋒,現在在電視主持文茜小妹大,也在蘋果日報寫固定的專欄,經常批扁和民進黨,在兩岸三地頗有知名度,幾本台灣名人錄都有她的簡傳。

1958,3,25出生的人,曾經結過婚,目前單身,感情生活多采多姿,她的名言:『乳房是女人的社交工具』,曾引起不少人議論,人生已經跨過50大關,今年她的生日,當天晚上,在台北陽明山上的,蘋果創辦人黎智英家中,和一些來自香港的年輕人(他們聴不懂台語,當然更不會說台語)度過,也避開一些狗仔跟拍的困擾,相信這是她特殊之處。1980年台大法律系法學組畢業,同班同學有顧立雄、王美花(班對、現在是夫妻,美花現任經濟部智慧財產局局長)、徐履冰(曾任中時記者、後來與曾任聯合報總編輯黃素娟結婚,改到聯合報採訪黨政,以後考上律師辭職,現任信孚律師事務所所長)。

2009年3月29日

3/29典華旗艦館盛大開幕 訴說三十年婚禮夢


圖:創辦人林齊國的人由天而降迎賓

(本報特別報導)費時3年、斥資20億,在大直閃耀著黃金光芒的新地標--典華旗艦館,在2009年3月29日舉行開幕酒會,除了訴說典華旗艦館自95年10月10日動土以來的酸甜苦辣外,更宣告今年度典華旗艦館將全力投入婚宴市場,在典華旗艦館加入後,預計林園婚旅機構全年營業額額將突破新台幣廿五億,大額的投資和對營業目標的設定,展現典華穩固婚宴龍頭地位的企圖心。
這一場開幕酒會,訂名為「夢想發表會」,除了與大家分享典華旗艦館一路走來的點滴,到正式和大家見面的心路歷程外,同時也分享女生在不同時期,對於婚禮的期待,活動中特別邀請到在旗艦館完成夢想婚禮的邱啟益及倪雅倫,走上星光伸展台回味結婚當日的感動。
在孤鸞年及金融海嘯雙重夾擊下,典華持續在婚宴市場投資,對於前陣子婚宴的低價競爭,典華表示不會跟進,因為典華推出的婚宴包套內容相當完整,並且搭配了由婚訂愛資源整合(股)公司提供市價五萬元的婚禮企劃服務,而原本訂定萬元出頭的價格也具備相當競爭力,無須因市場一時波動而改變定價策略,相信可以經得起新人及市場的考驗。
不加入競價行列,典華另類推出「百萬夢想基金」企劃,因為不景氣,新人籌備婚禮時,理想類的花費也相對緊縮,有些計畫,往往礙於預算不得不放棄;典華希望新人在婚禮前與婚禮企劃共同討論,提出自己的夢想婚禮企劃書,敘述小倆口對於婚禮的想法以及所需的預算,只要夠吸引人、有創意並且結合新人的故事,經過評選後,就有機會獲得典華提供的夢想基金,協助新人在不景氣中,輕鬆完成夢想婚禮。
在近三十年的餐飲經驗中,典華體會到,一場夢想婚禮,需要軟硬體間的完美結合。也希望能將台灣的婚禮文化帶往另一個層次,因此,投入更龐大的資金,打造全國唯一一座婚禮、典禮大樓,典華旗艦館;館內共有15間不同設計主題的宴會廳、4座觀禮儀式堂,多元化的場地型態,提供給新人更多選擇;此外,宴會廳內專為婚禮打造的多項新穎設備,例如:「伸降星光伸展台」(伊林名模-余凡鏮&蔡玉治婚禮使用))、「幸福纜車」(BAD-Alex&許維恩婚禮使用)、「伸降蛋糕舞台」(邱啟益&倪雅倫婚禮使用)…,這些設施也成為製造婚禮驚喜的重要元素。

典華旗艦館已在年初啟用,但卻在3月29日才舉行開幕酒會,很多來賓好奇是什麼原因,其實,這一天不僅是典華執行長林協健進入餐飲業的日子,也是典華學習長林齊國與夫人符玉鸞(慈濟委員)結婚29週年的結婚紀念日,所以才選在這個別具意義的日子舉行開幕酒會,向大眾宣告典華婚禮、典禮大樓正式啟用。搭乘著幸福纜車登場的兩位大家長,臉上滿滿的笑容,也清楚展現了夢想完成的驕傲。

扁的第22封信:給前行政院長蘇貞昌

這次那麼多人勸進您回鍋選台北縣長,您應該認真思考。這沒有害您不害您的問題。李宗吾寫《厚黑學》,我未必贊成他的說法。要成一國之君,未必要臉皮厚、心子黑。我認為霸性、悍性、賭性是成就國家領導人必備的人格特質。霸性、悍性,您沒問題。至於賭性,我則要說,您考慮太多,一定要精打細算到穩贏不輸,這樣機會也輪不到您。

親愛的蘇院長貞昌兄如晤:您好!
看到電視跑馬燈出現,立法院三讀通過台灣民主紀念館匾額將改回中正紀念堂,內心非常難過。為了落實轉型正義,去除威權,迎向民主,在您院長任內所積極推動的中正廟改名,因為馬英久當選總統,新黨國主義復辟,又回到國民黨主政時期,崇尚威權,膜拜獨裁。
二二八基金會出版專書論究228事件的責任,指出蔣介石正是228事件的元兇。國際歷史學者把蔣介石與毛澤東、史達林、希特勒等世界殺人魔王並列,至少屠殺一千萬以上的同胞。228事件以後,蔣家在台灣實施長達38年的戒嚴統治,從清鄉到白色恐怖,不知道有多少冤魂枉死在他的硃筆之下。身為總統,不但軍法審判一般平民百姓,並親自定罪。從國史館收藏的檔案裏,我們看到了太多的案子,軍法並未判處極刑,送到蔣介石桌上,總統可以紅筆一揮,改判「槍斃可也」。槍斃前後的照片各一張,還要送給蔣介石最後核對無誤,用硃筆打勾(ˇ),才能結案。
喧騰一時的雷震案軍法審判,1960年10月8日上午11點鐘,也就是下午5時宣判前6小時,蔣介石在總統府召集黨政軍特司法首長開會,就下午要宣判的雷震案進行討論。最後總統裁示:一、不得少於十年有期徒刑;二、《自由中國》雜誌撤銷登記;三、初審判決即為最後,不受上訴或聲請覆判的影響。果然十年有期徒刑是最初也是最後的判決,《自由中國》雜誌停刊並關掉。
這樣的獨裁威權統治者,殺人無數的屠夫,還蓋陵寢、中正廟來給他「緬懷追思紀念」,只有中國的毛澤東,北韓的金日成可以媲美,連希特勒都自嘆弗如。
感謝您在院長任內,做了很多彰顯台灣主體性、打破威權象徵的舉措作為。雖然現在逐一被「馬終統」所改變,又回到從前。但凡是走過必留下痕跡,歷史永遠會記上這一筆。
您把中華郵政正名為台灣郵政,發行第一張的台灣郵票;將中正國際機場改名為台灣桃園國際機場;將中國石油改名為台灣中油;將中國造船改名為台灣國際造船等等,這些台灣正名工作,避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混淆,避免在國際上被誤會為中國的郵政、中國的石油、中國的造船。中華航空、中國鋼鐵來不及改變,您就離開行政院,實在可惜。每次出訪搭乘華航專機,斗大的China Airline,令人尷尬,在外國人、友邦人民看來,絕對不會想到是來自台灣的總統專機。我八年總統任內無力完成正名工作,更顯出在您院長任內的最後半年,為台灣做了這麼多艱鉅的工作,確屬難能可貴。
追討不當黨產的特別條例,如果不是陳定南擔任法務部長,仿效東德立法模式,也提不出草案送院會通過。而即使朝小野大,過不了立法院這一關,民進黨政府還是希望能落實轉型正義。各種民調也顯示追討國民黨不公不義的黨產,還財於民,為多數民眾的期待。但真的進行公投討黨產,卻無法蔚為風潮,應該是我們的努力不夠。
近來,聽到很多勸進您參選台北縣長的聲音,讓我想到2006年4、5月間,我勸進長廷兄參選台北市長。或許大家有不同的觀察跟解讀,但那時候我告訴長廷兄,為了民進黨、為了北高選舉、為了他個人考慮,都應該慎重評估考量。最後長廷兄接受了,事實也證明謝不留在高雄市為菊姊助選,而是自己轉戰台北市,成為候選人,反而變成菊姊的最佳助選員。一方面讓菊姊當選,延續謝市長兩任市政的發展,避免民進黨崩盤;另一方面,在北市長雖敗猶榮,把自己更推上政治事業的高峰,搶得參選2008年總統的先機。長廷兄接受勸進,參選台北市長,證明這樣的決定,並不下於您在他之後接院長的機緣。
您有一句名言,人生的劇本早就寫好,只是不能偷看而已。我相信在您的人生規劃裡,一定希望做滿兩任的屏東縣長。如同我想要做一個跨世紀的台北市長,希望能連任成功。我不相信您做完屏東縣長後,有轉戰台北縣長的意圖和念頭。結果縣長從台灣尾做到台灣頭,而且都是民選的。屏東縣做一屆,全國最大縣的台北縣長,不僅選得上,並連任成功。很像我市長只做一任,卻選上總統,兩任八年。
您還記得嗎?您縣長輸給伍澤元,實在冤枉。我打電話安慰您,並親自跟施明德主席推薦可以找您做黨的秘書長。您接受了,並離開您自省議員兩任、縣長一任十二年來心愛的故鄉屏東鄉親。就這樣時來運轉,您選上1995年的立委。孰料台北縣長呼聲最高、大家公認的不二人選盧修一立委,因為健康關係宣布棄選。由於您的形象、能力、學經歷長期以來受到肯定,自然而然地成為修一兄之後的最佳縣長人選。
當時我已經是台北市長,口碑不錯。我組了「寶島希望助選團」全國助選,光是台北縣我就去了17次。台北縣、市一河之隔,我希望您能當選,縣市可以合作共榮。最後一夜,我連跑三場,可見對您選情的重視。最後一場跟您同車到板橋的大型造勢晚會,途中我們得悉修一兄在我們到場之前跪了下來,以生命拜託大家支持您做縣長,太感人了。可惜我們錯過這一幕,我們如果在現場,我一定會哭出來。隔天的報紙、電視的畫面都是修一兄的最後一跪。這就是命運,有那個命,就有那個運。
2004年總統大選,您是競選總幹事,極為賣力在為我輔選。我到台北縣從事競選活動,場子都很大。有一些餐會到尾聲,變成挺您出任副手,要我考慮「扁昌配」,讓我很為難。呂副總統多次公開吃醋,而長廷兄則建議若沒有他,最好維持現狀。我只能坦然以告無法找您搭檔的困難,以及總統若連任,無異內閣通過信任投票,游院長勢必留任。讓您委屈擔任府的秘書長,很不好意思。我知道您志不在此,但我還是期待您能多涉獵、接觸國政的各個層面,包括外交、軍事、兩岸等議題。畢竟過去您都待在地方,或為省議員、或為百里侯,在立法院時間短,府的秘書長是難得的歷練機會。
後來長廷兄出任院長,您只好轉任黨主席,再多一個不同的經歷。您也不負所託,除了帶領黨贏得任務型國代選舉,完成憲改外,並在2005年3月26日舉辦反對反分裂國家法的「民主和平護台灣,百萬人民站出來」大遊行,非常成功。2006年1月您如願以償,出任閣揆。我為您感到高興,心裡也明白,院長一職對想競逐2008年總統大位者而言,都只是晉階而已。
事後證明,行政院長一職對黨內初選未必佔絕對優勢;縱使對擔任副總統候選人、做為副手,也未必加分。蕭萬長在2000年以閣揆出任連戰的副手搭檔,連蕭配的得票率是第三。歷史經驗告訴我們,「人再行,輸給天一劃」。
這次那麼多人勸進您回鍋選台北縣長,您應該認真思考。這沒有害您不害您的問題。李宗吾寫《厚黑學》,我未必贊成他的說法。要成一國之君,未必要臉皮厚、心子黑。我認為霸性、悍性、賭性是成就國家領導人必備的人格特質。霸性、悍性,您沒問題。至於賭性,我則要說,您考慮太多,一定要精打細算到穩贏不輸,這樣機會也輪不到您。區區鄙悃,恕我多言。換帖兄弟,不用客套,有話直說,敬請參酌。大嫂及三位千金,併請問好。
此祝 歲歲平安,心想必成!
弟 陳水扁
寫於土牢2009.1.14

扁寫信給謝長廷

我對高雄市政的力挺,一方面是我必須貫徹南北平衡的政見;更重要的是,您是市長,您是主席,後來要尋求連任,高捷建設、高雄水改善、紅毛港遷村、世運爭取等等眾多市政利多,無不全力支持。我希望您能成功,離開市府到中央組閣,是因為您的政績受到肯定推崇。您的施政表現在六年任內,後半段是最亮麗的,甚至把馬英九的台北市政比下去。

長廷兄如晤:平安!您好!

看報紙說,您在上禮拜三於綠色和平電台「有影上大聲」的節目,特別提到「切割」及「給錢」的議題。我同意講真話最大聲,但真話不能只講一半。 沒有錯,這次2008年總統大選,我沒有給您競選經費,但為什麼您不講2002高雄市長及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我拿給您多少錢,這是我應該幫忙的,我不是邀功,但講話不能講一半。2008年總統大選又不是您跟我切割的第一次,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您就和我切割了。如果我有那麼壞,是所謂票房毒藥,2006年高雄市長選舉,我南下輔選,不敢說我有什麼功勞,至少我到高雄港都掃街拜票,並沒有給陳菊帶衰連累。如果我已經是民進黨的「大歹帳」,為何2008立委投票台南縣市5席立委全上?台南縣您在2008總統大選贏了80,000票,其餘小贏的嘉義縣、高雄縣、雲林縣、屏東縣四縣加起來也不過贏70,000票,難道台南縣是您的故鄉才贏的嗎? 我的意思不是跟您計較,而是您大聲講真話,好像縣市長、立委選舉沒有和我切割也輸了。

不同性質的選舉,輸贏因素很多,就不一一贅述。我要談的是,不切割未必會贏,切割一定輸。如同選舉輸贏指標之一,候選人在自己的故鄉贏了,未必會贏;但輸了,一定會輸。您2006台北市長選舉,出生地大同區是唯一贏的行政區,市長之役也沒有贏;2008總統大選,台北市、高雄市都輸,總統大選當然贏不了。 其實外界提到您在總統大選的切割,不是單純的說你跟我切割,因為採取切割策略的總統候選人,您又不是第一個,2004年連戰也跟李登輝切割。2008年美國共和黨的麥肯跟布希總統切割,2000年美國民主黨的高爾跟柯林頓總統切割。您更跟立委選舉切割,和八年執政團隊切割。我可以理解您認為許信良主席幫您站台比我更有票房,如果我是票房毒藥,許主席一定是票房糖漿。但我完全不能體會您為何要跟八年執政團隊切割。我就和陳菊分析過,要選贏高雄市長,不能不提綠色執政,不能不肯定謝長廷市長兩任的政績,否則如何訴求選民繼續支持民進黨在高雄市的執政。相同的道理,2008年總統大選,您一定要訴求過去八年民進黨政府的努力與貢獻,各項政績及數據是拿得出來的,如果連自己都沒有信心,甚至也跟在野挑戰者的批評一樣,進而否定自己,選民當然更沒有信心。 何況正、副總統候選人分別擔任過行政院長,也先後出任過黨主席,切割團隊等於否定自己。

2004年我連任時,我就把執政團隊綁在一起,將2004年大選視為對執政團隊的信任投票,行政院各部會及所屬各單位的幹部同仁,大家都很賣力,好像自己在選。 我完全認同馬英九及國民黨把2008年立委選舉當作總統大選的一部分,而且是很重要的第一階段。總統大選正式活動從立委選舉就已經開打,立委選舉又是單一選區,跑遍立委選區,等於跑遍全國。為黨籍立委輔選助講,如同總統大選操兵,有互利互惠,相輔相成的效果。我很訝異競選總部會說出總統大選是立委選後才開始。總統大選是最後的70天。沒錯,這70天很重要,但那是最後衝刺的第二階段,不是等「鐘擺效應」。立委選舉期間,只要給人家關心,全力輔選,不管結果如何,一定會有回報。 迄至目前,我仍然百思不解您為何要放棄「入聯公投」的訴求,最後一個月您都改打「反一中市場」的訴求。何以「反對一中原則」、代表「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入聯公投」被捨棄,不再訴求?要選民入聯、返聯公投兩張票都領,等於幫國民黨解套,與馬英九無區隔,激不起選戰的火花,非常可惜。事實證明,2007年9月16日高雄入聯公投遊行的成功,讓您民調只落後7%,等於只差3.5%,極為接近。322投票結果,入聯公投的贊成票比您得票數多了8、9萬票,可見入聯公投非許信良等策士所擔心的是「票房毒藥」。 從政之路上,長扁合作,一定共創雙贏。合則兩利,分則兩害。我知道2002年您連任高雄市長,為了府會和諧,您尋求與朱安雄選議長合作,後來傳出議長選舉賄選案,我力主嚴辦,您語帶保留。重選結果,議員席次也沒有減少,蔡見興議長又傾向市長派,反而府會關係更好,市政推動更順利。 好幾次聽到您對行政院長任期太短有微言。真正原因您是知道的,不是為了高捷案,而是在中國政策,您傾向更開放,我堅持積極管理。您為了到廈門、北京,主張「一國兩市」,被我踩煞車;您說出「一中憲法」,讓我為難。尤其2008年大選,您告訴我在兩岸政策,您是故意與馬英九差不多,馬英九就討不到便宜。 蘇貞昌辭掉院長,您曾推薦葉菊蘭接任閣揆,我沒有同意,或許讓您不高興,我認為張俊雄回鍋院長比較穩當。不過,我接受葉菊蘭擔任府的祕書長兼競選總幹事,也是希望府院與競選總部有連絡的橋樑。 我永遠記得紅衫軍亂台時,國民黨提出一罷、二罷、三罷,您當我的面說出「總統下台,也不是大不了的事」。2006年9月16日府前凱道有一場「在向陽的地方」的群眾大會,我在馬公,請陪同我的卓榮泰兄兩次致電您的機要秘書,希望能夠代表我跟大家致意感謝,被您以市長候選人身分不便為由拒絕了。這些我都忍了下來。 為了您好,也為菊姊好,拜託您選台北市長,讓2006年北、高市長選舉好像是您一個人的選舉,大家都在談高雄市政,都在宣傳您的政績。

高市險勝,北市雖敗猶榮,這也是總統初選您可以勝出的關鍵之一。後來天王天后怪說都是我。 我對高雄市政的力挺,一方面是我必須貫徹南北平衡的政見;更重要的是,您是市長,您是主席,後來要尋求連任,高捷建設、高雄水改善、紅毛港遷村、世運爭取等等眾多市政利多,無不全力支持。我希望您能成功,離開市府到中央組閣,是因為您的政績受到肯定推崇。您的施政表現在六年任內,後半段是最亮麗的,甚至把馬英九的台北市政比下去,這也是可以參選2008年總統的本錢。

我做到了幫您的忙,或許您不領情。從今而後,我仍然要祝福您、恭喜您。我已經做過總統的人,不會再跟您爭 蔡英文主席昨天宣示「民主123」,終結一黨獨大,推動二次民主改革,完成三次政黨輪替。矢志要讓威權國民黨的復辟,變成台灣民主歷史上的一段小插曲,並確保下次政黨輪替將會是一個民主政黨執政。我有這樣的確信,您們都有機會帶領民進黨邁向成功,您更有可能。加油,民進黨需要您,台灣更需要您! 嫂夫人及家人併此請安。
祝 春祺、圓滿!

弟 陳水扁 寫於獄中2009.1.11 深夜

周縱放親信 必有大患


2009年3月28日

新住民的樂音 讓您Highz翻天



圖:香塔樂團- 大大樹提供

【北縣訊】由臺北縣政府主辦,大大樹音樂圖像、穩立燈光音響及四方報共同策劃的「2009碧潭音樂節」本周即將進入尾聲,邀請遠東島嶼國家的樂聲,不同組合,全新感受,敬請把握3/29(日)下午3點最後一場演出的機會。

過去三個月,碧潭音樂節為市民帶來不一樣的音樂饗宴,有原住民、客家的古謠新聲、新一代音樂家的城市新樂,及來自不同地域的四方之聲。在不同主題的音樂會中,市民不單聽到台灣本土樂人的聲音,更接觸到遠自日本、新疆哈薩克、印尼、越南及菲律賓等不同音樂文化的演出,在每一場演出過程中,看見族群融合最成功的一面,參與的民眾不分老少、不分男女、不分族群,全都隨著音樂節拍擺動身體,陶醉在音樂聲中。

3/28(六)由三位來自遠東島嶼國家,熱愛世界與融合樂演奏的「音樂旅人」組合而成的ShantaaL香塔樂團登場。擁有精湛鼓藝的Waka,來自日本魅力獨具的西塔琴王子Yo,遇上了從波士頓、烏魯木齊又回到台灣的弦樂好手Janelle;擦撞出真正屬於絲路、屬於世界的音樂火花。 他們的演出,以印度音樂的文化肌里為主軸,將來自新疆維吾爾族的薩塔琴、小提琴所詮釋的中亞風格融入整體的音樂創作中,再加上二胡的中國味和沖繩島熱情洋溢的旋律,為國內、甚至世界上前所未見的音樂組合。

3/29(日)的演出者則是David Chen & 泥灘地浪人,他們是由一群居住在台北的新移民組成的樂團。主唱也是樂團靈魂人物David Chen,出生於美國俄亥俄州的華人家庭,受美國鄉根音樂的啟蒙,著迷於黑人藍調。2002年與一群居住於台北近郊山區的朋友,組成素樸而有活力的「克難樂隊」(jug band),結合人聲、吉他、玩具笛、塑膠水盆貝斯、空酒瓶、洗衣板、口琴等克難器材的演出,聆聽他們的音樂會讓人有輕快飛揚的感覺。目前樂團成員包括:民謠口琴手Conor Prunty、和聲與踢躂舞者Will Thelin、打擊樂手Tim Hogan、薩克斯風手Sandy Murray、小喇叭手TC Lin等。這群平日以碧潭為排練基地的遷徙者,一面以他們的音樂解鄉愁,一面也嘗試創新作,標記上他們遷徙的足印,歡迎民眾把握最後演出的機會,更多資訊請上http://www.2009bmf.com.tw/

2008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得獎好書揭曉

【臺北報導】2008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得獎圖書已於3月28日揭曉,並於3月28日下午舉辦贈獎典禮。典禮熱鬧、溫馨,來自各出版社的代表、編輯人以及得獎好書創作者齊聚一堂,共同參與這場屬於童書出版界的年度盛會。
2008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共有2套套書(4冊)及82冊單冊圖書獲獎,故事文學31冊及1套套書,非故事文學7冊,知識性讀物23冊及1套套書,圖畫書及幼兒讀物21冊。在獲獎的作品中,本土創作43冊,翻譯作品43冊。以出版社來看,遠流出版社共有10種圖書獲選為年度好書,可說是最大贏家;另外,台灣東方出版社亦有7種圖書獲獎,表現傑出。
2008年好書大家讀評選活動,是由2008年所出版的1,149冊童書中,經過2梯次的評選,再由梯次入選的334冊圖書中評選出年度得獎好書。主辦單位臺北市立圖書館曾淑賢館長表示,在評選過程中可以隱約發現國內出版社在景氣不佳的時代,出版的量減少了,不過值得可喜的是,本土創作的出版仍能維持以往的水準。這要特別向童書創作者及出版者致意,尤其是作者能持續創作,引領孩子閱讀與想像,另外,出版社仍願意投入資源出版優質的少年兒童讀物,讓孩子有豐富、優良的閱讀資源。
為了將這些得獎的好書推薦給全國的兒童、家長以及教師,臺北市立圖書館同時也出版了《2008好書指南》,內容收錄得獎圖書之書目及書影、評委推薦之書評,提供學校、老師、家長及公共圖書館為兒童挑選優質童書時之參考。此外,自3月29日起,臺北市立圖書館各閱覽單位及臺灣地區的37個縣市圖書館及其分館也將陸續舉辦「2008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優良讀物書展」,ㄧ同推廣好書。
臺北市立圖書館曾淑賢館長也特別推薦了31本年度必讀的得獎好書,不僅推薦給孩子閱讀,父母及老師們更千萬別錯過和孩子共讀、成長的時光。

藏不住的書香愛 2400本好書關懷兒童

【臺北報導】由臺北市立圖書館及好書大家讀童書委員會發起的「藏不住的書香愛」募書活動,經短短時間募得2,400餘本新書,募得的新書在昨(28)日2008好書大家讀年度優良少年兒童讀物贈獎典禮中,贈給了臺北市家扶中心及6所位於嘉義、南投以及屏東的偏遠地區小學。在經濟不景氣時代,此舉主動關心、溫馨感人的社會關懷,發揮了愛的力量。
臺北市立圖書館曾淑賢館長表示,在經濟不景氣的時代,閱讀可以成為下一世代躍起的力量,有感於許多孩子處在閱讀資源低弱的環境,因此發起「藏不住的書香愛」募書活動,募得的好書全數贈給臺北市北區、南區家扶中心,以及六所位於南投、嘉義和屏東的偏遠地區小學,截至目前為止已募得2,400餘冊,在典禮中特別安排贈書儀式,藉此拋磚引玉期待更多富有愛心的朋友,提供這些孩童更豐富、更優質的閱讀資源。
「藏不住的書香愛」募書活動,目前已有37個機關團體及個人響應,包括聯合報、國語日報、幼獅文化、城邦、臺灣麥克、維京國際、天下雜誌、青林國際、飛寶國際、三之三、小兵、頂淵文化、玉山社、道聲及共和國文化等多家出版社,來自政府部門的有臺北市政府陳永仁副祕書長臺北自來水事業處、臺北市政府衛生局邱文祥局長也慷慨捐贈,另外知名童書作者貝果先生,熱心的民眾楊碧珠、莊豐蓮、鄭英馨、郭桂玲、陳美、江寶琴、劉瑞芝、盧孝宜、羅握權、李淑華、黃淑純、黃怡,及數名不願公開姓名都熱情響應這個具有意義的活動。
臺北市立圖書館表示,除了感謝已響應活動的機關團體與個人,此一募書活動亦將持續進行,期盼更多富有愛心、關懷兒童閱讀的熱情讀者朋友們一同來響應。

彭淮南不爽陳美君、陳碧芬

2009-03-27╱工商時報╱第A2版╱焦點新聞╱陳美君、陳碧芬
機會成本低 央行暗示快買股 彭淮南:內外資歸隊,台股資金行情的必要條件,已萬事俱備
--------------------------------------------------------------------------------  

 歷時半年的連續性降息行動,昨日終於打住了,理由何在?從彭總裁昨日的發言來看,除各式各樣的總體經濟數據,台股近期表現傲視全球,更是讓央行能喘口氣的原因。為了將1268億元超額準備,繼續導入台股投資,彭淮南昨日頻頻暗示:從機會成本的觀念來看,嫌存款利率低,就拿出來投資台股吧!有些股票,報酬率是很不錯的。

2009-03-28╱自由時報╱第A06版╱財經綜合╱藍鈞達 彭淮南澄清︰未暗示買股
-------------------------------------------------------------------------------  

 〔記者藍鈞達╱台北報導〕央行總裁彭淮南暗示買股?彭淮南昨天特地澄清指出,「對於股市,我很小心的」,希望媒體 「不要把自己的意見掛在別人頭上」 ,但對於景氣的春燕是否到來,則語帶保留。

交通違規逾期罰金加倍 管碧玲:違憲吸血!

每年違憲超收36~43億罰金劉兆玄承諾儘速修法 並立即研議過渡期方案 將徹底改革逾期懲罰制度管碧玲籲民眾收到罰單要先查本刑罰金 逾期罰金不合理一定要申訴

(本報訊)立法委員管碧玲(3/27)對行政院長劉兆玄與交通部長總質詢時,揭露交通實施多年的「交通違規統一裁罰基準」,根本就是「長期違憲、長期吸血」!管碧玲根據大法官第423號釋憲指出「交通違規統一裁罰基準」完全是違反憲法法律保留的處罰規定。管碧玲強調,交通部根據這套”違憲”的「交通違規統一裁罰基準」,每年超收民眾的罰金粗估有36至43億元!她要求劉兆玄院長苦民所苦立即改正。劉兆玄與毛治國雙雙同意盡速改善,毛治國並承諾責令公路總局儘速完成修法。管碧玲表示,她在3月11日即對「交通違規統一裁罰基準」這套「逾期繳交罰款,罰金即加倍」(例如未領用牌照行駛本刑罰款為3600元,但若逾期60日以上即倍罰為9000元)的不合理規定,要求交通部重視並研議改善。

管碧玲表示,民眾遲繳罰款,應以「滯納金」制度來處理,而國內相關滯納金制度中,最高收取幅度為所得稅滯納金的20%,但交通違規逾期未繳所需付出的「遲繳逞罰金」動輒是本罰的2倍甚至3倍,實在非常不合理。管碧玲指出,事實上,早在民國86年大法官第423號解釋就裁示這種「罰金逾期繳交、加倍罰款」是違憲的。據她了解,當時是有一法律系學生因環保署對其交通工具空氣污染之稽查,做出罰款逾期繳交就加倍處罰的裁決感到不服,在其身為大法官的老師鼓勵下,這個法律系的學生就提出大法官釋憲申請。而後來釋憲第423號即明白做出解釋「…以當事人接到違規舉發通知書後之”到案時間及到案與否”為設定裁決罰鍰數額之依據,並非根據受處罰之違規事實…與母法授權之目的未盡相符…,與法律保留原則亦屬有違…,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屆滿六個月時失其效力」。

當時環保署在此釋文下,半年內即修改「交通工具排放空氣污染物罰鍰標準」,將原來的罰金逾期,罰款加倍的規定,修改為罰金標準依「污染程度」做裁罰。管碧玲指出,依照目前「交通違規統一裁罰基準」,交通違規「遲繳逞罰金」動輒為本刑罰金的1.5倍至3倍來計算,則政府每年約違憲超收36~42.8億的交通違規逾期罰金!管碧玲無奈的指出,交通部堂堂一個大部會,卻完全無視大法官第423號釋憲,二十多年來堂而皇之向民眾收取違憲罰金,而當民眾申訴時,也以錯誤的解釋函來塘塞民眾,不僅怠惰荒謬,也令人對行政部門這種法律素質感到匪夷所思!

對於管碧玲的質詢,在了解「交通違規統一裁罰基準」乃違憲的規定後,行政院長劉兆玄於答詢時表示,現行處罰標準確實不合理,他將責成交通部先就裁法基準表調整,並同時盡速完成整體修法。管碧玲呼籲在完成修法之前,目前違憲狀態的罰款超收制度也必須有緊急因應方案,劉兆玄與毛治國也雙雙同意,以最快速度研議出過渡期的處理方式。管碧玲表示,現今工商社會,大家工作繁忙,收到罰單稍一不注意就逾期;或是因搬家,而沒收到罰單通知;再接到逾期罰單時民眾多不明究理就繳交了事,而其實這其中大有玄機,有些罰單金額其實是在違規本刑罰金裏,再加上逾期繳交的罰款,其實可能就是原來的罰金的1.5-3倍不等,她呼籲民眾接到罰單時要先查清楚,先確定本刑罰金的金額,因逾期超額部分,如有正當理由,一定要申訴。

管碧玲表示,她也會提出交通違規罰款採取滯納金制度的修法,導正目前的不合理、不符比例的「罰金逾期繳交、加倍罰款」,這將使長久以來的交通違規處罰制度,產生重大的福利性變革。

苗栗縣身心障礙福利協進會


扁給民進黨蔡主席英文的信

為什麼會採切割策略,其中一點即是對自己沒有信心。我的案子,不論是特別費、選舉錢都是歷史共業,為什麼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這麼容易就被分化。被分化的結果,一定分裂。黨分裂了,力量鐵定分散,怎麼會贏?切割是最拙劣的守勢,守不住的。只有易守為攻,才是贏的最佳策略。
敬愛的蔡主席如晤:新年平安!
民進黨是推動台灣民主與進步最重要的力量。去年民進黨能誕生第一位女主席,又是一位入黨不滿四年的主席,可見民進黨的民主性與進步性,這在國、共兩黨都是「不可能的任務」。
今天看到主席的〈民進黨向前走──2009年給黨員的一封信〉,您說就任主席以來,「感覺自己每一天都比以前更民進黨」,我寧願相信這是一位新進黨員的心情,但難免還會有人懷疑主席是不是仍在學當民進黨員,期望主席天天都是「民進黨」,而且比一般黨員更「民進黨」,否則主席勉勵全體黨員讓民進黨作一個令人驚奇的政黨,自己的新年講話反而令人「驚奇」。
對主席的期勉,我們衷心感佩,2009年除了要舉行民間國是會議、小型論壇、全國失業者大會,還要密集拜訪知識份子、密集下鄉,最重要的是,將一起與社運團體走向街頭。我想全體黨員及支持者沒有人會反對、會否定,這是民進黨本來應該做的事情,也是主席責無旁貸應該帶領大家向前走的事情。
台灣的下一步,就是民進黨的下一步。主席說「民進黨的下一步就是台灣的下一步」,民進黨只是台灣的一部份,不可能凌駕台灣,跟不上台灣下一步的政黨,只有等著被人民唾棄、被潮流淹沒。我完全認同主席所說的,「民進黨的主張與路線不會只是報紙上的幾篇文章,我們期待完成一種『運動』,不只是民進黨的運動,還是整個社會的運動。」更令人期待的是,不能淪為「口頭運動」,應付諸「行動」,帶來「感動」,而且要積極「主動」。
回想去年830走上街頭向無能的馬英九政府怒吼,黨原先是消極保留的,而主席在某些人的包圍下,也不是很積極,包括黨要不要動員、主席要不要出面,大家都有意見。最後主席改變心意與本土社團及社運團體一起走上街頭,成為那次活動最大的贏家。
1025再度走上街頭吶喊「馬英九道歉、劉兆玄下臺」的遊行活動很盛大,這也是對的決定。其實早在830之前,我就作了這樣的建議。830之後,我再次籲請黨中央務必發動比830更大規模的遊行抗爭活動,時間即1025、禮拜六。起初黨中央有人還嗤之以鼻,說要走叫我一個人走。甚至擔心我的參與會嚇跑很多人不敢參加,以及害怕我在頂好商圈的第一大隊人太多會失焦,事後證明都是杞人憂天。
至於1106「圍城」計劃的應變是有問題的,真正成功的「圍陳」,是前一晚的晶華酒店那一幕。主席及黨中央無法正確因應,提前啟動「圍城」,是一大缺憾,如果主席把濟南路守夜群眾帶到晶華,嗆陳、嗆中、嗆馬的效應,應該不是只有1106那一天繞一圈走一回而已。
主席可以「感覺自己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民進黨」,但體會不到以前的民進黨是怎樣的一路走過來。以前的黨主席帶領大家走上街頭,不可能「朝九晚五」,主席被抬走,被移送法辦是必然的。面對威權獨裁的政權,面對多數暴力的國會,我們還要跟競爭對手、抗爭對象溫和理性,不敢以身觸他們所定的「法」,政治也別玩了。
主席,不要忘記,民進黨不再是執政黨。做為在野黨、反對黨的主席,與執政時期是不能相提並論的。台灣不是正常國家,沒有正常國會,沒有正常政黨競爭環境。在台灣的在野黨,與正常民主國家忠誠反對黨,也是不能同日而語的。
政黨不是社團,主席當然不是社長、會長。黨就是「尚黑」,無黨不黑。政黨領袖無疑是政治幫派的頭頭。要有一點霸性、悍性與賭性。政黨存在的目的是為了執政,執政不能不擇手段,但要有擇有段。
像李慶安具有美國籍、沒有放棄的紀錄,是民進黨絕地反攻的大好機會。主席應該向馬英九、吳伯雄、王金平嗆聲,限期內不解除李慶安立委職務,將把27位立委帶離立法院走上街頭,率領台灣人民包圍總統府。李慶安不離開立法院,主席及27位立委也矢志不撤離總統府凱道,看馬、吳、王等還能硬拗多久。
我知道主席很重視形象,認為馬英九以形象取勝、最後當上總統。想學別人,一定是輸家;想做馬英九第二,就是第二,不會第一。何況馬英九神話已經破滅,馬英九光環已經銹蝕,不值取法。主席應做自己,蔡英文是民進黨,是台灣;蔡英文不是馬英九,不是國民黨,不是中國。民進黨的對手是共產黨,蔡英文的對手是胡錦濤。認識正確就成功一半。
我尤其明白主席處心積慮要和我切割。您對我有意見,要把我切割掉,問題是切得掉割得了嗎?所謂斷尾求生,但斷頭可以苟活嗎?連戰把李登輝趕出國民黨並取而代之出任主席,如願再戰2004年大選;縱使結合宋楚瑜,組成黃金拍檔,仍然鎩羽而歸。2000年高爾與柯林頓切割,2008年麥肯與布希切割,照樣輸掉總統大選。2008年長廷兄與我切割,也是同樣的下場。為什麼會採切割策略,其中一點即是對自己沒有信心。我的案子,不論是特別費、選舉錢都是歷史共業,為什麼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這麼容易就被分化。被分化的結果,一定分裂。黨分裂了,力量鐵定分散,怎麼會贏?切割是最拙劣的守勢,守不住的。只有易守為攻,才是贏的最佳策略。
二十年來,民進黨不是沒有主張與路線。為了因應新局勢新環境提出新的主張與路線,一定為全體黨員及台灣人民所樂見,但不能全盤否定或推翻民進黨過去的主張與路線。如「432」的主張,四大目標──增加投資台灣、創造就業機會、拉近城鄉距離、縮短貧富差距;三中政策──要特別關照中下階層、中小企業與中南部;二條路線──堅持台灣主體意識路線及強化社會公平正義路線,這些應該沒有大礙或過時才對。尤其在台灣主體意識路線方面,民進黨的主張應與國民黨有所區隔,面對馬英九的過度傾中、一個中國、終極統一的大中國主義,民進黨應更具體、更堅定、更大聲宣示: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不是中國的一部份,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台灣中國,一邊一國。民進黨更應繼1999年「台灣前途決議文」,揚棄「一個中國」原則的主張之後,正式放棄中華民國的體制架構。
最後,請代轉問候全體黨員同志安好,並祝新年快樂!
主席加油,民進黨萬歲,台灣萬萬歲!
退而不離的『終身黨員』陳水扁
寫於獄中2009.1.2

高雄台灣時報求才


(本報訊)去年虧損的台灣時報,正在找廣告發行人才,希望能趕快挹注報社的財務.

2009年3月27日

姚立明聲勢漲

(數位網路報記者陳漢墀大安區現場報導)由於大安區通化里長和另一女鄰長的小動作被發現,大大影響到乃公的選情,新黨姚立明後勢愈來愈好,很可能後來居上,讓選舉翻盤。

姚立明教授特別強調:國民黨真的不缺一席立委 但是如能作為眾諾諾之士中的響鐘 以姚立明的特質及最近立法院對於相關姚所呼籲法案的積極作為, 姚ㄧ定可以立即上工 , 以小市民政黨的特質 為大安區努力為台灣努力 記者發現,大安區的選舉到了最後關頭,並非藍綠之爭,而是姚蔣兩人在搶正藍旗,明天誰能登上寶座,就看誰的功夫好。032709

HiNet週年慶 K12信箱 守護童心

【台北訊】
HiNet今日歡度14週年慶,推出眾多優惠活動回饋長期支持HiNet的客戶,並發起「HiNet分享愛 守護童心一世情」關懷兒童系列活動,包括全新「K12信箱」服務─防毒防垃圾郵件,加強守護未成年兒少的上網環境、本週六(28日)晚間將登場的「
HiNet週年慶馬修連恩分享愛關懷兒童慈善音樂會」、邀請家扶基金會200位孩童看電影、以及為全台國、中小學生舉辦「2009 HiNet網路擂台大賽」等。
HiNet傾聽家長心聲 全新「K12信箱」 守護兒少上網環境
據台灣網際網路協會97年12月的資料顯示,台灣經常上網人口1,014萬人,平均每人每天約收到29封垃圾郵件,其中高達
74.9%是色情暴力相關內容,未成年的孩子們打開信箱很容易誤讀含有成人內容的垃圾郵件,身心飽受污染,讓家長們感到憂慮。有鑑於此,HiNet在既有的「上網時間管理」和「色情守門員」服務外,全新推出「K12防毒防垃圾信箱」,以「網路端強制隔離」的方式,讓系統自動阻擋垃圾郵件而不進入使用者信箱,有效做到有毒信件、垃圾信件的隔離,讓家長放心孩子們遨遊網路世界。
HiNet副總陳祥義表示:「K12代表的是從幼稚園(Kindergarten)到高三(12年級),HiNet要提供未成年的兒少一個『最純淨的信箱』,讓我們的下一代能擁有健康的上網環境。」HiNet週年慶期間特別推出青少年上網方案,自4月1日起,不論是健康上網現有客戶或新申辦健康上網服務
(含時間管理、色情守門員、健康上網二合一),將全面加贈K12信箱一個。
針對一般客戶,HiNet也推出免費的過濾垃圾郵件新功能,在網路端直接攔阻被判別為垃圾郵件的E-mail,客戶用Outlook收信將不再收到主旨標示[X-Spam]的郵件,若擔心漏信,可至Webmail(網頁郵件服務)的暫時存放區找,被過濾的垃圾信件將保留7天。目前規畫分階段開放客戶使用,屆時將請需要此功能的客戶簽署同意書申請。
HiNet週年慶馬修連恩分享愛關懷兒童慈善音樂會 328
登場 hiChannel同步轉播
HiNet與馬修連恩將於3月28日晚間七點在自由廣場舉辦「HiNet週年慶馬修連恩分享愛關懷兒童慈善音樂會」,當日募集善款將捐贈家扶基金會「國內急難救援服務方案」專款。為了鼓勵大家踴躍響應這場意義非凡的活動,現場捐款一百元以上的民眾還可到HiNet活動攤位兌換限量小贈品。不僅如此,HiNet員工自動發起企業內部的募款活動,短短一星期時間就已募集新台幣32萬元,代表著每一個HiNet員工發自內心對弱勢兒童的愛與關懷。此筆款項今日由HiNet副總陳祥義代表全體員工,捐贈予家扶基金會。
家扶基金會副執行長何素秋說:「非常感謝HiNet對弱勢兒童的關心,提供弱勢孩童最實質的幫助!最近許多家庭都受到景氣寒冬的波及,需要社會大眾幫助的角落更廣,有HiNet滿滿的愛心注入,找回孩子們失去的笑容,用愛包圍無遠弗屆。」
為讓無法親臨現場的民眾也能觀賞這場別具意義的音樂盛會,3/19起HiNet特別安排在hiChannel(http://hichannel.hinet.net)播放馬修用音樂為台灣祈福的花絮VOD,並於3/28同步即時轉播音樂會實況。
HiNet 為國中小學生舉辦網路擂台大賽 學習組全新單元隆重登場
除自發募款外,HiNet員工也計畫利用週末假期邀請家扶基金會的小朋友,一起到電影院觀賞最新的3D動畫電影,給寄養家庭的小朋友們一個快樂溫馨的週末,也希望協助家扶基金會宣導「招募寄養家庭」,讓更多人了解寄養服務,進而成為寄養家庭的成員。
此外,全台國、中小學生引頸期盼,準備摩拳擦掌一較高下的「2009 HiNet網路擂台大賽」即將開跑,學習組之「英語單字馬拉松」、「全能益智王」、「成語接龍」等三項將於4月8日正式開始報名!今年的「英語單字馬拉松」除延續讓小朋友學習英語單字外,比賽內容新增英文例句填空,增加變化性與學習多元性;「全能益智王」新闢「臺灣館」及「語文深讀閱讀館」,讓小朋友獲得更多元的生活知識,、提升閱讀力及寫作力,並培養學生們全方位的智能發展。全新的「成語接龍 」透過刺激好玩的PK賽,可加強國語文學習的樂趣!活動詳情請上HiNet亞卓市(http://www.educities.edu.tw)
HiNet 14週年慶回饋客戶多項優惠 盡在「客戶獨享專區」
HiNet為回饋客戶的長期支持,於14週年慶期間推出多項好康活動,費用優惠、紅利點數加倍、還有多項抽獎活動,好禮獎不完!HiNet體貼消費者,為讓客戶能夠對自身權益和HiNet優惠活動一目了然,特別規劃於4月1日正式上線「HiNet客戶獨享專區」(http://hifun.hinet.net/VIP/index.asp
),內容包括「客戶權益」、「優惠活動」、「熱門服務」和「資料查詢」四大功能,客戶可以透過此網站對HiNet服務和優惠方案更方便查詢。
針對企業客戶,HiNet推出「放心播」─音樂公播合法授權企業的優惠方案,30個音樂頻道約1萬首情境音樂讓客戶一次解決版權問題與音樂服務,不需再付高額權利金和系統維護費,可以放心的播放音樂。

SOGO人事異動


2009年3月26日

政府搶錢 產業哀嚎 民眾遭殃

交通大執法,加重取締違規車輛,造成民眾恐慌

(台北訊)市議員陳建銘、簡余晏、李慶鋒與機車產業界今(26)日共同呼籲,市府相關單位應建立完善的取締四不原則(不噪音、不空污、不撲臉、不刺眼),而非設立以取締為手段的搶錢大隊,模糊原本應維護行車安全之公益目的。
台北市議員陳建銘、簡余晏、李慶鋒表示,正當交通部釋研議修正「道路交通安全規則」,增訂「排氣管須維持水平」消息時,市府卻大張旗鼓由交通警察大隊、環保局及監理處,組成跨單位的「聯合專案稽查小組」,23日起加強針對違規機車進行不定點稽查,超過噪音標準者罰款6000元,排氣管改裝翹管行為者處900元罰款;對於違規者依法就該處罰,然而於中央將修法之際,市府卻動用大量行政資源不是為掃蕩大型犯罪,而是稽查違規機車,猶如用大炮打小鳥,嚴重違反憲法規定之比例原則!
台北市議員陳建銘、簡余晏、李慶鋒指出,台灣機車產業享譽全球,從零組件到成車上、中、下游供應完整產業鏈,故有機車王國之稱,如今卻碰上機車的市府團隊,不僅民眾改裝無所適從,業者更擔心未來產業上到衝擊,經濟大環境已不如預期,市府一手發食物券當「郝」人,另一手卻是殘酷地深入民眾的荷包大剌剌地搶錢,未來是否會以各種名義組成更多特種搶錢部隊呢?諸如:衣服沒穿好、沒洗臉、沒梳頭…等是否都要罰錢呢?議員們譴責市府濫用職權,造成民眾荷包大失血及產業界無所適從,應待修法完成或在宣導改善期限後再執行,以避免無辜民眾權益受損及浪費行政資源。

簡余晏也表示,景氣不好民眾生活苦哈哈,政府的行徑卻是搶錢搶得笑哈哈,今年開春以來,台北市不斷推出各項交通大執法,罰單如雪片般飛來,人民真的是接到手軟。
她指出,辦公室在二月底即接獲機車騎士的陳情,相同的情形,員警未用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16條處900元以上1800元以下罰鍰,竟援用第43條,大筆一砍,開罰6000元!這個罰款,實在高到離譜!
除了這類的改裝車開罰,簡余晏說,民眾實在已不堪政府各項名目的行政罰鍰單,如同「討債公司」般地一張又一張的開出來。她指出,97年市府整體的罰款及賠償收入編列38億,交通罰鍰可說是政府行政罰鍰收入的最大宗,光是員警開出的交通行政罰鍰收入就逾32億元,停管處行政罰鍰收入也有4億多,環保局行政罰鍰收入則是將近1億元;菸酒裁罰也有367萬餘元的罰鍰收入,且這項獎勵金發放,就連市長都可以領到2萬多元獎金。
簡余晏表示,因為交通是罰鍰收入最大宗,民眾陳情案件也多數交通案件,例如同一地點同一時間,停管處一口氣在民眾家門口就開出4張違停紅單;還有同一地點有6、7名員警一起站崗,30分鐘之內,一口氣就開出11張紅單。
最離譜的是,在開封、洛陽街之間中華路一帶,員警強力取締跨越雙白線違規案件,簡余晏說,經查 2月1日至3月17日止短短一個半月之內,單是這個地點因這一項違規情節,同一個警察單位竟然就開出229張!這不是跟民眾搶錢是什麼?議員認為,警方執法也應顧及情理法。

郝政策 圖利建商逾千億?


圖:左李文英中王孝維右蔡淵追理事長

(本報訊)台北市長郝龍斌上任以來最大的都市更新專案計畫「2010台北好好看」於今年一月完成審核,市府意欲過關的四十項開發案炒熱台北的地產,並達成郝龍斌市政白皮書所謂「科技、人文、水岸臺北城」之發展願景。

然而,台北市議員王孝維、李文英召開記者會質疑該項專案計畫乃為2010年年底的市長選舉先行鋪路,其中所涉及龐大的商業利益乃是為了幫爭取連任的郝龍斌綁樁。 王孝維指出,「2010台北好好看」都市更新專案從去年二月份展開一直到十月份停止收件。計畫要旨原本應針對開發案是否符合親水、老舊社區、交通樞紐和科技產業軸帶進行審查,結果一共有48件案子遞交申請,最後通過了40件,成案率竟然超過八成以上,顯見審核條件寬鬆,市府大放水的結果以致於遞案的建商財團幾乎通通有獎。

李文英也抨擊「台北好好看」違反原先「台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規定」有關台北市開放空間獎勵規定最多不得超過增加原容積20%的規定,而大開方便之門為大地主及建商們提供高達100%的獎勵容積。李文英指出,住宅使用並不在台北市開放空間獎勵之範圍,然而此次「台北好好看」的申請建案多數做住宅之用,卻有高額容積獎勵,郝市府根本是違法亂紀。 四十件「台北好好看」的建案總面積約41.1公頃(約12.5萬坪),以原本20%的容積獎勵計,原可蓋45萬建坪;若光以70%的容積獎勵計,則可達63.75萬建坪,多出了18.75萬坪建坪,換算成銷售建坪約有28.125萬坪。王孝維估算,以每坪40萬元的獲利來算,40件建案的總獲利可達1125億元,平均一案獲利28.125億元,市府為了「2010」年提出的這份專案,實在惹人遐想。

王孝維說,細究「2010年台北好好看」破壞既有商娛區與住宅區之相關規範,又違法放寬建築物高度限制,浮濫給予高額容積獎勵,又市府未要求回饋機制,是否又涉及圖利廠商? 應議員之邀前來的台北市斯文里整宅第三期都更會理事長蔡淵追則抗議市府大小眼,「台北好好看」專案只獎勵大財團和企業,大同區斯文里國宅喊要更新都快三十年了,市府卻完全沒有提出任何誘因加速更新,囿於該地面積只有900坪,根本無法遞案到「台北好好看」。他認為郝市府根本就是「不知民間疾苦」! 議員為此呼籲,市府不應圖利特定大財團及廠商,如果真要開放就應全部放寬,所有開發案一體適用,不要只限定0.5公頃以上建案的「2010年台北好好看」!

(疑似)愛滋寶寶免疫力不全 群居更增感染風險



圖片貴賓:左起愛慈基金會執行長邱淑美、董事長張麗淑'、涂醒哲委員、TIVS秘書長李秉穎醫師、台大醫院小兒部感染科呂俊毅醫師及關愛之家總幹事楊捷

(本報訊) 台灣疫苗推動協會捐七價接合型肺炎鏈球菌疫苗給二公益團體 呼籲重視弱勢兒童疫苗權 為了照護(疑似)愛滋寶寶,台灣疫苗推動協會(TIVS)今天(3/26)宣佈將捐贈七價接合型肺炎鏈球菌疫苗予愛慈基金會及關愛之家,今年四月一日起將由台大醫院小兒部免費為這二個公益團體中、五歲以下的(疑似)愛滋寶寶施打疫苗。TIVS發起人涂醒哲委員、TIVS秘書長李秉穎醫師、台大醫院小兒部感染科呂俊毅醫師、愛慈基金會及關愛之家共同出席今天的記者會,一起為(疑似)愛滋寶寶建立疫苗防護網,呼籲政府重視弱勢兒童疫苗權。


TIVS秘書長李秉穎醫師強調肺炎鏈球菌抗藥性高,感染病程快,這些被集中照顧的弱勢寶寶更易引發群聚感染,使得治療與照護成本增加。目前全球醫界均公認最有效的預防方法就是施打疫苗,因此 TIVS 特別率先捐助疫苗給長期照護(疑似)愛滋寶寶的愛慈基金會及關愛之家,同時在此呼籲政府及社會大眾關心弱勢族群,因為除了這群(疑似)愛滋寶寶,社會上還有很多先天免疫不全或後天感染的一些弱勢族群,急需政府單位及社會大眾的照顧。


台大醫院小兒部感染科呂俊毅醫師表示,台灣愛滋感染者突破17,000人,每年約有40~60位(疑似)愛滋寶寶,其中九歲以下的有39人。一歲之前,因為需要經過多次檢驗才能確定有無感染,因此(疑似)愛滋寶寶們集體住在照護機構裡;一歲之後,這群寶寶們又面臨著被歧視與無人願意照顧的問題。(疑似)愛滋寶寶先天不足與後天的失調,免疫力本來就比一般健康的寶寶差,若生長過程又缺乏完善的保護,就會曝露在更高的疾病感染風險中。


全球每年有100萬名兒童感染肺炎鏈球菌,是五歲以下兒童死亡的最大原因;據疾管局通報資料,台灣2008年有五歲以下感染的有171位(佔總通報病例21.2%),而2009年截至目前為止通報的199位病例中,五歲以下就佔了35位(17.8%)。肺炎鏈球菌感染常在兒童感染流感或其他呼吸道病毒感染(感冒)後接踵而來,在台灣也屢屢導致兒童嚴重肺炎、肺積水及腦膜炎等重症。台大醫院小兒部感染科主治醫師呂俊毅指出:「國外的研究顯示,遭愛滋病毒感染的兒童,發生侵襲性肺炎鏈球菌感染的機率,比一般兒童高出9到43倍(註2),(疑似)愛滋寶寶必須先以免疫力缺乏的假設下進行照護,因此必須用預先投藥及疫苗防護避免各種病毒侵襲的可能性,特別是 (疑似)愛滋寶寶在機構內群體照護,由於先天免疫力缺乏,像是最近天氣多變引起感冒,一不小心病情就很容易傳染到院內其他幼童,引發院內交叉感染,因此對容易引發群體感染及抗藥性高的肺炎鏈球菌更應該特別注意。」呂俊毅醫師強調:「接種疫苗是預防傳染性疾病最有效的方法,特別是疫苗的群體免疫效果,更有效減緩此類社區型疾病群體感染的現象。


舉例來說,美國最新的研究數據顯示,五歲以下接種七價接合型肺炎鏈球菌疫苗對侵襲性肺炎鏈球菌感染的保護力高達98%,而其群體免疫效果也高達76%(註1)。」肺炎鏈球菌疾病的抗藥性問題一直是全球醫界注目的焦點,會中李秉穎醫師也提出最新的抗藥性報告,提醒社會大眾注意。


研究資料顯示,亞太區六國包括台灣、越南、韓國、香港、中國、斯里蘭卡的抗藥性攀升,例如對盤尼西林的抗藥性以越南最高,71.4%,其他還包括韓國54.8%、香港43.2%及台灣38.6%;對紅黴素的抗藥性則更嚴重,依序為越南92.1%、台灣86%、韓國80.6%、香港76.8%,其他像是對克林達黴素在越南、台灣、中國及韓國都超過50%。」(註3、4)接受捐贈的愛慈基金會及關愛之家感謝TIVS及台大醫院小兒部為(疑似)愛滋寶寶提供疫苗接種的協助,預防肺炎鏈球菌疾病;身為照護弱勢寶寶的機構,出席記者會的愛慈基金會執行長邱淑美強調每位寶寶都有疫苗接種權,也應該被保護,期待每一位寶寶的健康權益,都能逐一受到完整的保護。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於2005年提出的統計數據,全球每年有160萬人死於肺炎鏈球菌疾病,其中包括超過100萬名五歲以下兒童。因此WHO分別於2008年5月及2007年3月提出的報告中強烈建議,幼兒應接受施打效果與安全性皆佳的肺炎鏈球菌七價接合型疫苗,將肺炎鏈球菌疫苗優先納入各國國家免疫計畫,尤其是二歲前的高風險期,以保障每個國家兒童的健康,更可有效管理國家醫療成本的支出。


現全球已有35個國家將七價接合型肺炎鏈球菌疫苗列為幼兒常規疫苗。少子化趨勢的台灣,更應重視每一個兒童的健康,儘快推動七價接合型肺炎鏈球菌疫苗免費接種。

金融風暴下輻安管制的因應作為

(本報訊)在金融風暴的衝擊下,原能會發現已有使用輻射源之業者,以減少生產線、停工、放無薪假因應,甚至有裁員、關廠情事。原能會為避免因經濟因素,導致業者棄置輻射源或僱用非合格人員操作造成輻射安全顧慮,將加強輻射源追蹤機制並提供減免規費等寒冬送暖措施,協助業者渡過此波金融風暴。
在輻射源追蹤方面,原能會原已有規定業者定期網路申報輻射源之機制,但避免經營不善之業者任意棄置輻射源,乃增加下列強化措施:
一、 對原能會原已列管之業者,若未依規定申報動態,原能會立即以電話稽催補申報,必要時派員查證,經確認業者有歇業、倒閉、暫停營業情形,且無法善盡保管之責或有輻射安全疑慮者,原能會將立即派員處置或暫時代管其輻射源。
二、 留意新聞媒體對產業界歇業動態並主動上網查詢是否擁有原能會管制之輻射源於市面上流動,如確定係原能會管制之物品,將立即進行處理。
三、 已協調各縣市衛生局如發現醫療單位歇(停)業時,即通知原能會注意輻射源去向追蹤。
四、 針對外銷為主之電子產業,原能會將執行輻射安全專案檢查,了解電子產業目前受衝擊之情形。

為協助業者及從業人員渡過此波金融風暴,原能會已實施減徵規費,以減輕業者負擔,降低其營運成本,同時對弱勢族群免收考試報名費,對所有個人證照持有人,調降新申請及換照規費,希藉此減免措施,鼓勵弱勢族群投入輻射防護工作,並可減輕其經濟負擔,提升其就業能力,相關「寒冬送暖」措施包括如下:
一、 98年度之「輻射防護專業測驗」及「操作人員輻射安全證書測驗」,對非自願性失業者、低收入戶及原住民等身分之應考人員,免收報名費。
二、 至98年12月31日止,調降輻防管制收費標準之部份收費,包括:個人證照之規費調降二分之一,除高強度及生產設施之規費外,其餘一般放射性物質及可發生游離輻射設備之規費調降三分之一。
三、 將協調輻射防護訓練業者,對報名參加訓練之非自願性失業者、低收入戶及原住民,考量給予調降輻防專業訓之費用。
四、 原能會辦理之輻防繼續教育訓練,保留若干名額給予非自願性失業者、低收入戶及原住民參加。

國民黨行政輔選 周柏雅籲選民【搶救台灣民主】

(台北訊) 大安區立委補選剩下最後兩天,選戰白熱化之下,國民黨從中央、台北市政府到基層里長都動員行政資源強力輔選,違反行政中立原則,另方面又猛打【棄保】、【搶救】文宣。對國民黨的這些招數,民進黨提名的候選人周柏雅26日指出,選戰最後關頭只會喊【棄保】,表示候選人自己【不爭氣】,何況國民黨已經是一黨獨大,何須搶救 ? 所以這次立委投票,要搶救的應該是【台灣的民主】,【制衡的力量】,不是個人。陪同助選的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則稱讚「說得好」。
投票日逼近,周柏雅26日拜票行程滿檔,一早先是在蔡英文的陪同下,在街頭十字路口向上班的民眾拉票,下午則在民進黨市議會黨團和彰化鄉親陪同下,到頂好商圈掃街。在民進黨上下全力投入,密集的拜票行動之後,民眾的熱情越來越高漲,支持者紛紛上前加油打氣之外,有些駕駛人還打開天窗,比出大拇指來聲援。更有熱心民眾主動上前提供選戰【情報】,指出某些里長的動向,提醒周柏雅競選總部注意。
由於選戰白熱化,國民黨各種輔選動作不斷,除了日前行政院人事行政局公開呼籲公務人員務必投票之外,26日上午台北市政府民政局還為國民黨候選人宣導【催票】,里長投票單上竟印有國民黨候選人的【政績】,而台北市長郝龍斌在26日下午的上班時間,也將為國民黨候選人助選造勢,從中央到地方、基層,都有動用行政資源輔選的事例。
對此,蔡英文指出,這只是大安區立委補選而已,國民黨是否太緊張了?如果一席立委就這樣,未來各種大型、大選區的選舉,更不知道國民黨會使出何種手段! 在民主國家,行政中立很重要,國民黨卻從中央到地方、甚至連里長都動員輔選,對其他候選人非常不公平,中央選舉委員會應該出面處理。
周柏雅表示,國民黨這些作為正好印證了【一黨獨大】的問題,並不令人意外;不過他對選民有信心,相信民眾會做出智慧的判斷。至於郝龍斌上班時間輔選,周柏雅說,身為政務官,雖然可以輔選,不過應該在下班之後,而不應影響公務,佔用上班時間,郝龍斌顯然把輔選看得比台北市政更重要。

上午/王金平陪同拜票坡心市場!



圖:王金平(左二)、賴士葆(左一)、盧秀燕助陣
(台北訊)今天(26日)上午10點,立法院大家長、院長王金平陪同蔣乃辛到坡心市場拜票,立法委員賴士葆及盧秀燕也一起向民眾拜託支持,這是王金平第一次陪同候選人掃街的行程,王金平指出大安區補選國民黨提名蔣乃辛是非長好的人選,28年的服務績效,只要民眾有陳情,第一時間都會想到蔣乃辛,這樣的民意代表對於大安區、台北市甚至立法院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人才,希望大安區選民一定要堅持意志,集中選票投給3號蔣乃辛。
蔣乃辛指出,選情十分緊繃,在投票率低的情況之下,每一票都是關鍵、每一票都很重要,希望3月28日一定要投給該說就說、說到做到的蔣乃辛。
總部指出,民進黨對媒體宣稱只要姚立明拿到2萬票,周柏雅就會當選,突顯民進黨的選戰策略是希望再發生過去阿扁當選市長的撿便宜條件而勝出,呼籲不願看民進黨漁翁得利的支持者,一定要幫忙催票拉票,票票都重要,催票入櫃才是最後的重點。

扁致書呂秀蓮

「最佳搭擋、最佳輔佐」仍然是我對您的最高度肯定與最貼切評價。沒有您,我當選不了;沒有您,我無法做滿八年。2006年紅衫軍亂台時,如果不是您,我早就下台了。沒有一個人是十全十美的,我有很多的缺點,您是我的鏡子。一樣地,您的個性,我比任何人更可以容忍。
敬愛的呂副總統、也是未來的「瑪麗」總統:平安!
您在百忙中,不畏寒風冷冽的陰雨天,特地撥冗來看我,備覺溫暖。囚房裡「禁見」陽光,陰雨的台北寒冬,出來又看不到太陽。其實太陽就在我的眼前,您帶來日光,帶來暖氣,讓我在冷冰冰的黑牢裡,一點也不覺得寒意,謝謝您。
我知道您今天要離開時並不高興,說我只顧跟薛凌立委講話,沒有時間跟您交談。非常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特見最多30分鐘,三個人,我總不能一直和您對話,而冷落其他的人。希望很快可以再看到您。
您對我的關心,我完全可以感受到,11月10日禮拜一在辦公室我們有2個小時的長談。您一離開,我就接到特偵組的傳票,通知隔天開庭。我心裏明白,開庭後,一定被羈押。我當時決定開記者會,感謝您不離不棄,不但陪我召開記者會,並在我入獄後那段時間多次關心我、聲援我。
無保釋放後,在回家的路上,我也打電話跟您致謝。在特偵組兩次抗告期間,您多次電話關心,並表達這個禮拜希望還能再看到我,孰料看到我的地方不是扁辦,而是土城監獄。您要我跟全民道歉,為了我的案子,連續幾次都是三更半夜凌晨兩點在開庭,再做押人裁定,害得大家都無法睡覺。您問我有沒有拒絕夜間審訊,可以拒絕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好多次我親眼目睹庭上的法官、指控我的檢察官、為我辯護的律師,都忍不住睡著了。
今天是2008年的最後一天,明天就是2009年的元旦,也許農曆鼠年一過,新春伊始、鼠去牛來,台灣可以轉運。鴻海郭台銘說台灣經濟最壞的時候還沒到來,未來會比今年壞三倍。而長榮張榮發則說台灣經濟要等到2012年才會好轉。台灣人民都這麼苦了,我在獄中懺悔贖罪、反省罪己也是應該的。
周刊報導我要和您合辦《玉山午報》,必須籌資七億,我出二億。我只聽您說過要辦《午報》,必須籌資三億。我向您分析辦報的困難,《首都早報》、《自立晚報》、《台灣日報》、《中時晚報》都撐不下去。我曾勸進一些報業的先進能夠辦晚報,不要每天午後只有一種聲音,只有統媒觀點,而無台灣立場。大家都不願意,不是反對我的論點,而是辦報一定虧錢,初期資金也許不是問題,但可以撐多久,才是問題。本土社團部分媒體人擬籌資二億辦晚報,找過我;您要辦午報找過別人談過。這樣拼湊瞎掰,還扯上我的家人,您應該很清楚這則八卦新聞跟調查局一則情資報告很像。
話說情治國安單位都會向總統提供情資報告,真偽難辨,無從查證。2000年520我們入主總統府,調查局王光宇局長循例報告這個報告那個。有一次我要局長補提在李前總統時代,他是如何報告在野陣營陳水扁的有關情資,他認為沒問題的部分,只要三件就好。後來局長真的提出來,其中一件說呂副總統為了2000年總統大選,希望爭取我能提名她擔任副手搭擋,幫忙募款八億。易言之,調查局的情資報告相信呂副是以八億新台幣換來提名的,我曾轉述給您聽。完全子虛烏有的八卦謠言,可以上簽給總統,當作重大情資報告,而且是給兩位總統看。我知道是假情資,李前總統呢?
我必須承認提名您為副手搭擋,是兩次大選之所以贏的重大關鍵。八年過去了,我不後悔兩度提名您。「最佳搭擋、最佳輔佐」仍然是我對您的最高度肯定與最貼切評價。沒有您,我當選不了;沒有您,我無法做滿八年。2006年紅衫軍亂台時,如果不是您,我早就下台了。沒有一個人是十全十美的,我有很多的缺點,您是我的鏡子。一樣地,您的個性,我比任何人更可以容忍。
您在競選期間非常賣力地在跑行程,南來北往、東奔西跑,一點也不覺得累,也從未聽過您訴苦。跑到發高燒打點滴,也不敢讓我知道,照樣趕場會合同台拜票。您的成功,絕非偶然,您有男性有的優點,您更有男性沒有的特質。水蓮配、最適配,英文Waterlily也是這樣寫的。水興太平,蓮開盛世。
我已經做過總統,我知道您內心世界也有更上一層樓的企圖與打算,就去準備吧!我不會跟您爭,但有人會跟您爭,這一點難不倒您,新女性主義不是等人家禮讓給您,而是當仁不讓。
您再三強調世界上已經產生過多少女性國家領導人,即使只誕生一個,台灣也可以是第二個國家。何況超過三十位,台灣社會對女性的善待尊重,一定有機會選出女性總統。您的學識能力,經驗專業做為國家領導人絕對沒有問題。年紀不是問題,六十幾歲不老,是我太年輕。面對中國的軍事威脅,女性總統做為三軍統帥,毋庸擔心,很多國家都任命女性出任國防部長,大敵當前的以色列出過女性總理,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也打贏海外的護島戰爭。台灣軍隊已經國家化,國防部長都可以由純文人擔任,建軍備戰的軍務就交給總長,軍方不會有問題的。
選舉是數人頭的競爭,每人一票,每張票都一樣重要,我們要爭取過半的支持,「歹歹馬也有一步踢」,有些團體或活動,可以菁英主義,選舉的支持選票永遠不嫌多,不要放棄任何一張可以爭取的選票。廣結善緣,多多益善。不是為了選票,為了勝選而犧牲人格,忘卻理想。基本盤先顧好,中下階層才是我們的根,我們的選民在農工朋友、中小企業及弱勢團體,年輕選票很重要,更要有好的政見及方法來爭取他們的支持。
2012年的大選一定是台灣與中國的選擇,這一點您絕對沒有問題,站穩「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立場才能和國民黨及馬英九區隔。凝聚內部的團結,鞏固基本盤就有45%的選票;不要本末倒置,為了拉另外的5%而棄守自己的45%。那50%是靠這45%幫忙拉票的,請放心,只要拉住45%,就有50%,不要再重蹈覆轍。
愛爾蘭最近兩位總統都是女性,都叫瑪麗,我衷心期待台灣能誕生「瑪麗」總統。如果您想,如果您有準備,如果您贏過黨內的競爭者,2012年誰說您沒有機會。
一年前韓國朴瑾惠女士在黨內初選輸給李明博,2008年美國總統大選,希拉蕊參議員只能出任歐巴馬總統的國務卿。2012年台灣出個女總統已經比印尼梅嘉娃蒂總統、菲律賓艾若育總統慢了,讓美、韓急起直追台灣,以台灣為榜樣,才是台灣的新驕傲。呂副加油!
謹祝 有夢最美,希望相隨!
陳水扁
寫於2008.12.31除夕夜

支持午餐、教科書免費 學生家長為POYA加油

(台北訊) 民進黨提名大安區立委候選人周柏雅,25日上午在龍安國小校門口召開記者會,要求行政院自下學習開始,立即實施中小學生營養午餐、教科書免費,落實義務教育的意涵。周柏雅的政見獲得家長的大力認同,熱情的小朋友們看到周柏雅更熱情的高喊【POYA】、【加油】,讓周柏雅備感溫馨。

周柏雅25日在太座葉綺玲及市議員徐佳青陪同召開【全面實施中小學營養午餐、教科書免費】記者會。周柏雅指出,中小學教育是憲法所明定的【義務教育】,然而目前除了學費由國家負擔之外,包括學童的營養午餐、教科書、補習等費用,仍必須由一般家庭自行負擔,尤其是當前經濟情勢趨於惡化,許多人面臨減薪、失業、被迫放無薪假的困境。在此時刻,中央政府應投入更多的教育資源,擴大【義務教育】的意涵,將學童在校的營養午餐和教科書籍,納入國家教育投資的一環,全面補助中小學的營養午餐和教科書支出,並自下學期立即實施。

周柏雅表示,由國家支付所有學童的營養午餐和教科書費用,除了可以減輕家長負擔之外,所有學童不分家庭環境,都一起在校吃營養午餐,營養午餐不再是針對清貧學童的補助,更可以免除學童因經濟背景被【標籤化】的尷尬。另外,營養午餐除了讓孩子有得吃之外,更重要的是讓孩子吃得好,政府必須提供營養、衛生、有機的食材,照顧學童的身心健康。而藉由中央政府直接採購,又可以打破地方政治生態介入學校採購業務的弊端,可以說是一舉數得。

至於經費問題,周柏雅表示,國家的財政支出,問題不在【有多少錢】,而在於【怎麼花錢】,也就是錢是否花在刀口上。根據估算,全國中小學學生約二百七十萬七千人,一年營養午餐經費約一百七十七億元,教科書費用約二十九億四千萬元,合計約二百零六億四千萬元,花不到消費劵的四分之ㄧ。財政部和教育部實在不應再以【財源不足】、或【將排擠其他教育預算】為藉口,來推拖卸責。

基於以上理由,周柏雅表示,他建請民進黨中常會做成決議,責成立法院黨團全力督促行政院編列預算,自下學期起全面實施中小學免費營養午餐和教科書。如果行政院不予採納,周柏雅建議,民進黨將此主張列為年底縣市長選舉的共同政見,爭取民眾的認同。

秦金生呼籲大團結挺蔣乃辛!

【台北訊】昨天(25日)下午2點,親民黨秘書長秦金生特別帶領幕僚及鄉親赴蔣乃辛總部,表達全力支持蔣乃辛。秦金生也轉達主席宋楚瑜的支持之意,秦金生強調,蔣乃辛是有口皆碑的好民代,親民黨十分認同這樣認真服務的好民代,呼籲親民黨的支持者及大安區的民眾應集中選票,將3號蔣乃辛送進立法院。

2009年3月25日

扁卸任後司法訴訟大事記

2008/5/20~2009/02/28
2008.05.20
陳前總統於上午9點半卸任後,10點遭簽分「特偵」字貪瀆被告偵辦,並遭境管。
特偵組通知媒體於14時40分舉行記者會,發言人朱朝亮說明已將陳前總統列為被告。記者會後閒聊時,檢察官吳文忠在媒體問到會不會起訴陳水扁等問題時,脫口說出「應槍斃」、「槍斃」等語。

2008.07.14 陳前總統聲請法院返還2006年由陳瑞仁檢察官起訴之國務機要費案之相關卷證案,台灣高等法院裁定駁回抗告。
2008.07.15
陳前總統首度遭特偵組傳喚。
2008.07.21
陳前總統因遭前海軍中將雷學明等人控告誹謗案至台北地方法院出庭。進入法庭時9點35分左右,遭愛國同心會成員蘇安生用腳猛踹臀部。前往台大醫院診斷發現尾椎挫傷,疑似是第三節薦椎骨折,並合併皮下軟組織水腫。
2008.07.24
陳前總統二度遭特偵組傳喚。
2008.08.07
總統府由秘書長詹春柏召開記者會,宣布總統府決定註銷所有被陳前總統列為國家機密的國務機要費案相關卷證機密性。
2008.08.12
陳前總統三度遭特偵組傳喚,於14時27分在律師陪同下應訊。經過4小時訊問後,陳前總統於18時30分召開記者會發表聲明。
2008.08.14
陳前總統召開記者會承認將選舉結餘款匯留海外,並向全民致歉。
2008.08.15
陳前總統四度遭特偵組傳喚。
2008.08.16
從10點半到20點半左右,特偵組首度發動搜索陳前總統辦公室、寶徠住所及吳景茂住處。
特偵組於21時將陳前總統限制出境、限制出海。
2008.08.18
法務部政務次長黃世銘呼籲,知悉前第一家庭資金來源內情者,請儘速提供線索讓檢方偵查,最高可得1,000萬元獎金;他並呼籲涉案的企業界或個人向檢調機關自首,院檢會審酌情狀,依貪污治罪條例和證人保護法減免刑責,並提供保護。
2008.08.23
法務部長王清峰接受中天電視台「文茜小妹大」主持人陳文茜專訪,以「跨海洗錢」為標題,公開談論刻正進行偵查中之「前總統陳水扁家人海外存款」個案。
2008.08.25
特偵組原擬8月29日上午傳訊陳致中夫婦,但是8月25日清晨二人一返台,特偵組即提前要求於當日16時傳訊,偵訊至18時40分結束。
2008.09.03
陳前總統五度遭特偵組傳喚。
2008.09.03
陳前總統再度召開國務機要費案說明記者會,澄清就任8年來國務機要費「支出大於收入」,不可能A錢。
2008.09.04
陳前總統不服馬英九總統於2008年8月6日註銷所有被列為國家機密的國務機要費案相關卷證資料之決定,向總統府提出訴願。
2008.09.14
監委李復甸與法務部長王清峰會面,表示將約談特偵組檢察官。
2008.09.15-17
監委李復甸分別約談偵查進行中之承辦朱朝亮、越方如。
2008.09.15
陳雲南主任檢察官率特偵組共8位檢察官,針對陳前總統國務機要費等案,史無前例召開共同記者會,表示「年底辦不出來就走人」。
2008.09.23
國民黨秘書長吳敦義在立法院質詢法務部長王清峰,之後王清峰部長公然驅車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向吳敦義報告案情,不避政黨干預司法之嫌。
2008.09.24
立法院決議建請檢察總長陳聰明迴避偵辦洗錢案,法務部長王清峰竟答以:「…如果是我,早就離開了…」公然對檢察總長人事表態。
2008.09.25
檢調二度發動大搜索,出動超過200名調查員及檢察官、檢察事務官等兵分27路搜索。
同日前總統辦公室會計陳鎮慧被列貪污被告,並隨即遭羈押押禁見。
2008.10.03
前總統辦公室主任林德訓以涉嫌國務機要費案接受偵訊,隨後即遭羈押禁見。
2008.10.04
民進黨籍嘉義縣陳明文縣長涉嫌圖利弊案,遭檢方聲押,經地方法院合議庭審理後裁定300萬元交保。
2008.10.07
吳淑珍夫人胞兄吳景茂被依涉洗錢罪有串證之虞遭羈押禁見。
2008.10.15
聲請返還國務機要費卷證案遭台北地院駁回後,陳前總統委任律師陳傳岳、洪貴參提出抗告。
台北地檢署於10月7日就南港展覽館案對民進黨籍前內政部長余政憲以「嫌疑人」身份發出16日到案說明傳票,並未遭限制出境。但余政憲擬搭班機飛往澳門時被攔下,台北地檢署臨時重開傳票,將偵訊日提前至當天下午,且塗改「嫌疑人」為「被告」,甚至直接至機艙進行逮捕,造成當事人極大羞辱,偵訊後則隨即遭羈押禁見。
2008.10.24
行政院劉兆玄於立法院公開答詢時,表示會儘快收押陳前總統。
2008.10.28
檢方對陳明文縣長交保之抗告成立,高分院發回更裁,經地方法院合議審理後,陳明文縣長隨即遭到逮捕並羈押、禁止接見、通信。
2008.10.29
馬英九總統在總統府內部會議中指示將陳前總統收押。
2008.10.30
民進黨籍前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以「巴紐案」所牽涉之秘密外交經費遭羈押禁見。
2008.11.04
前總統府副秘書長馬永成以國務機要費案遭羈押禁見。
民進黨籍雲林縣蘇治芬縣長以涉嫌收受賄款案,於清晨6時遭雲林地檢署大肆搜索縣長官邸、縣府縣長室、環保局及相關人員住處等12處所。檢方並直接帶回蘇治芬縣長,偵訊後聲請羈押。隔日凌晨2時,法院諭令600萬元交保,但蘇治芬縣長抗議司法不公、司法迫害,拒絕交保並展開絕食抗議。
2008.11.08
雲林縣蘇治芬縣長因持續逾111個小時之絕食抗議,被送往戒護就醫,經醫師評估有生命危險,在蘇治芬縣長過於虛弱無力抵抗下,由醫院強制治療。
2008.11.11
陳前總統於上午9點30分第六度遭特偵組傳喚,訊後遭聲請羈押,台北地方法院於20時召開聲押庭。
陳前總統移審途中疑似遭法警毆打,於22時50分左右送台大醫院診治,證實右臂二頭肌輕微拉傷。
2008.11.12
台北地方法院經過11小時連續審理後,於隔日清晨7時5分裁定陳前總統羈押禁見,陳前總統立即遭逮捕、銬上手銬,陳前總統高舉雙手抗議司法不公,並於8時28分被押送至台北看守所忠三社,編號2630。
2008.11.13
鄭文龍律師上午至台北看守所探視後轉述,陳前總統將「哀司法已死」、「反威權」、「反共產」、「反獨裁」等心聲整理成十項聲明,並決定絕食。
因案羈押在嘉義看守所的嘉義縣長陳明文縣長,11日亦展開絕食,並寫下遺書、表明將從容就義,支持者聞訊開始於看守所外靜坐禁食以表達聲援。
2008.11.13
鄭文龍律師上午至台北看守所探視後轉述,陳前總統將「哀司法已死」、「反威權」、「反共產」、「反獨裁」等心聲整理成十項聲明,並決定絕食抗議。
2008.11.14
雲林縣蘇治芬縣長遭雲林地檢署提起公訴,絕食住院的蘇治芬縣長立即被提押到法院召開移審庭,法院深夜11時30分裁定予以當庭釋放,但限制住居、限制出境。蘇縣長隨即送醫繼續接受治療。
2008.11.16
陳前總統因絕食5天體力不支,戒護就醫至板橋亞東醫院,隔日上午轉至縣立板橋醫院,休養3日後還押台北看守所,繼續絕食。
2008.11.17
在當事人陳前總統拒提抗告下,鄭文龍律師依律師職權仍對羈押提出抗告。
2008.11.20
針對鄭文龍律師依律師職權仍提出抗告,高等法院合議庭認定抗告狀未經本人簽名、蓋章或按捺指紋,不生效力。
2008.11.21
特偵組於14時首度至看所守就訊陳前總統。陳前總統僅簡單回答問題,大部分時間行使緘默權以示抗議,檢方訊問1小時50分即結束。
嘉義縣陳明文縣長清晨自戒護醫院還押看守所,下午檢察官自羈押25天後首次提訊。訊後檢方認為其無勾串之虞,聲請停止羈押,建議300萬元交保,法院裁准,陳明文縣長結束25天來僅提訊一次的羈押。
2008.11.22
由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與民間社團共同主辦首場「台灣咱的國家─聲援主權、民主、人權、公義」晚會,晚間7點在台北圓山公園舉辦,包括長老教會牧師、前副總統呂秀蓮、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前行政院長游錫堃、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等人皆到場致意,控訴司法不公,現場超過7萬人參與聲援陳前總統。
2008.11.23
雲林縣蘇治芬縣長出院,感謝大家支持,並表示將會全力參選下屆縣長,並將成立「人權救援小組」,為司法受難者略盡心力,不讓類似司法事件再發生。
2008.11.24
陳前總統在獄中寫下「給家後」夫人吳淑珍的新詩,律師鄭文龍隔著律見房玻璃門抄寫謄錄。法務部當晚立刻表示,鄭文龍律師對外披露收押禁見被告談話,內容帶有政治性或對司法詆毀,不無混淆視聽、損傷司法形象等情,即函台北地檢署、台北律師公會要求是否違反「律師倫理規範」。
2008.11.26
高等法院駁回羈押抗告。
2008.11.27
陳前總統恢復進食,結束長達15日的絕食行動。
前內政部長余政憲轉為污點證人,並向法院聲請停止羈押,台北地院羈押43天後,認為已無羈押必要,諭知100萬元交保,並且限制出境、住居及出海。
2008.11.29
由「908台灣國」等民間團體共同主辦的第二場「台灣咱的國家─聲援主權、民主、人權公義晚會」,於晚間7點在台中市二二八公園舉行,前副總統呂秀蓮、總統府前秘書長陳唐山、考試院前院長姚嘉文、台中市前市長張溫鷹均到場發表演說。
2008.11.30
由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與呂前副總統「台灣心會」及各民間團體共同主辦第三場「台灣咱的國家─聲援主權、民主、人權公義晚會」,晚間7點在台南縣麻豆海埔池王府廟埕舉行,陳前總統的母親透過影帶向全場民眾致意。
2008.12.05
台北律師公會對鄭文龍律師是否違反「律師倫理規範」乙案決定不予處分。三大理由包括:律師在庭外對媒體發言,現行律師法和律師倫理規範未有明確限制;其次參考美國等先進國家法制,律師法庭外言論尺度應由律師公會自行判斷,不宜由法務部交辦處理,何況檢方對偵查案件內容也常外洩,不能僅要求律師封口。
2008.12.06
由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及本土社團發起的「台灣咱的國家—聲援主權、民主、人權公義晚會」,晚間六點半在高雄市農十六廣場舉行,現場擠滿支持者,高唱「台灣之歌」,在牧師高俊明的帶領下為台灣祈禱。高雄市長陳菊、高雄縣長楊秋興、屏東縣長曹啟鴻、雲林縣長蘇治芬等民進黨縣市首長皆到場參與。
2008.12.09
特偵組提訊總統府前副秘書長馬永成,針對吳淑珍夫人是否介入二次金改及台北101董座人事等案調查,訊後馬永成由台北地院裁定50萬元交保、限制出境、住居及出海。
2008.12.08
法務部長王清峰上午參加年度檢察長會議時,對台北律師公會決定對鄭文龍律師不做出懲處「感到遺憾」。
2008.12.11
針對陳前總統於2008年9月4日所提出之總統府註銷國務機要費機密訴願案,總統府訴願審議委員會決定訴願不受理。
2008.12.12
高等法院撤銷原台北地院對陳前總統之羈押裁定。
首波案情偵結,繼2006年以國務機要費起訴夫人吳淑珍暨幕僚等人之外,又再度起訴該案所有當事人,並「追加起訴」陳前總統等共14名被告,陳前總統移審台北地院。
台北地院為昭公信公開抽籤分案,由重金庭第三庭承辦,審判長周占春、受命法官何俏美、陪席法官林柏泓組成之合議庭,於21時30分召開移審庭。
2008.12.13
台北地院合議庭於清晨1時13分,認無繼續羈押之必要而裁定無保釋放,限制住居、出境與出海,羈押禁見長達32天。
特偵組發言人陳雲南檢察長上午表示,不會提出抗告一切尊重法院裁定,但是深夜11時30分媒體卻收到緊急通知,陳雲南改口說將在收到裁定書後再與特偵組全體檢察官同仁審慎研究,決定是否抗告。
2008.12.14
陳前總統聲請返還國務費扣押物再抗告案,最高法院認為陳總統在程序上有權聲請法院返還卷證,因此撤銷原高院裁定,要求高院更為裁定。
2008.12.15
立法委員邱毅赴監察院舉報日前裁定釋放陳前總統的台北地院周占春法官瀆職。
2008.12.16
特偵組改變之前說法,決定對陳前總統無保釋放提出抗告,並建請高等法院自為裁定。
2008.12.18
台北地方法院周占春法官合議庭於14時30分開庭重審,於22時30分裁定,維持原裁定,陳前總統再度無保釋放。
2008.12.19
特偵組二度提訊前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訊後檢方認為無羈押必要,以50萬元交保,並限制出境、出海。邱副秘書長共遭羈押禁見50天,特偵組僅於11月6日提訊一次,期間看守所更將邱副秘書長理成平頭,引發看守所侵犯人權爭議。
2008.12.25
特偵組傍晚以陳前總統有逃亡之虞等五大理由,再度向台灣高等法院提出抗告,並再度建請高院自為裁定。
2008.12.25
台北地院於12時到14時、19時至20時兩次召開刑庭庭長會議,五位刑庭庭長:陳興邦、劉慧芬、李英豪、廖紋妤及黃俊明決議,將四大案件併給原國務費案承審合議庭審理,承審法官為徐千惠、吳定亞,審判長為蔡守訓。此公然介入分案的舉動,引發各界對台北地院有違反「法官法定原則」、政治介入司法之嫌的重大爭議。
2008.12.28
台灣高等法院於清晨1時50分以原裁定有關陳前總統有無逃亡之虞,尚有調查必要等理由,將北院周占春審判長裁定扁無保開釋等處分撤銷,發回北院由蔡守訓、徐千惠和吳定亞等三人的合議庭重新裁定。
2008.12.29
台北地院合議庭於14時召開羈押更裁庭,由審判長蔡守訓法官主持。
律師團於開庭前遞出聲請狀,以分案方式違反法定法官原則,要求審判長蔡守訓等三法官迴避審判。
2008.12.30
歷經12小時半幾近疲勞審訊之後,台北地院於清晨2時30分裁定陳前總統當庭羈押。陳前總統再度遭到羈押禁見,連夜被送往拒馬圍繞之土城看守所孝一社,編號2185。
2008.12.31
台北地檢署侯名皇檢察官認定律師鄭文龍違背律師倫理規範,決定移送律師懲戒委員會討論。
2009.01.05
再度提出羈押抗告。
2009.01.06
台北地方法院認為分案事宜屬法院對於行政事項的內部規範,與法官執行職務無關,駁回法官迴避聲請。
鄭文龍律師至台北看守所律見陳前總統。陳前總統表示,已收到最高法院將聲請返還國務機要費卷證撤銷發回高院的裁定,但一審台北地院卻將此視為他不配合,當作羈押理由,此舉已屬違法濫權、司法報復。
監察委員沈美真、馬秀如赴台北看守所約詢陳前總統,歷時數小時。
2009.01.07
台灣高等法院裁定駁回羈押抗告,全案就羈押部分不得再提抗告。
2009.01.12
律師對台北地方法院駁回蔡守訓等三法官迴避案提出再抗告。
2009.01.14
基於案情複雜,不但四案被告眾多,且僅有竹科龍潭購地弊案、南港展覽館案、洗錢案等三案得以閱卷,國務機要費案尚未開放閱卷。加上陳前總統因被羈押不但無法看到完整卷証,與律師每天討論時間更因限制在30分鐘內,無法充分討論,被告防禦權之行使受到嚴重影響,因此請求延期開庭。
2009.01.15
台北地方法院合議庭以合議庭「有加快腳步開庭的必要」駁回陳前總統延期開庭之聲請。
陳前總統透過律師就審理過程涉及違憲事項向司法院提出釋憲聲請,並要求大法官做出停止審判、停止羈押之暫時處分。釋憲聲請書指出,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3款將重罪做為單獨的羈押要件,顯已違反憲法的無罪推定原則及第23條的比例原則,審前羈押制度違反憲法第8條人身自由保障及無罪推定原則。
2009.01.19
台北地方法院就龍潭案進行準備程序庭,陳前總統律師團提出法官迴避、暫停訴訟以聲請大法官解釋,以及因國務機要費的遭扣押之機密卷證尚未返還,應暫停國務機要費案之審理等三請求,全數遭蔡守訓審判長裁定駁回。檢方並當庭追加陳前總統「藉勢藉端勒索勒索罪」及「非主管職務圖利罪」兩項罪嫌。
陳前總統在庭上強調「我沒有犯罪」,對於檢方追加圖利及藉勢藉端勒索兩罪名,陳前總統則說,這證明特偵組起訴他收賄是禁不起考驗,政府就是要圖利全民、圖利國家。若檢方將他拚經濟、招商提供廠商土地視為圖利,以後誰還敢做事?
本日首度開庭過程中,蔡守訓審判長原本先以「請坐」制止律師發言,至少說了15次,90分鐘後,石宜琳律師對被追加兩罪異議欲再發言時,蔡守訓審判長漸不耐,大聲喝令「坐下」,不久律師要再陳述,蔡守訓審判長仍斥「不用、夠了」。
2009.01.20
台灣高等法院以聲請法官迴避無理由,駁回律師聲請蔡守訓等三法官迴避之再抗告定讞。
2009.01.21
台北地院首度傳訊陳致中、黃睿靚夫婦與吳景茂,三人當庭就被起訴之洗錢罪認罪;陳致中、黃睿靚夫婦並表示願協助特偵組將海外資產匯回,若有不法自當交給檢察官,若無不法,也將全數捐給慈善團體。
2009.01.23
對於大法官釋字第654號解釋宣告律見時全程錄影/音違憲,鄭文龍律師表示,在這民主法治及人權倒退的時代,大法官做出此保障人權自由的解釋,令人感佩。鄭文龍律師表示,他之前律見陳前總統被錄音錄影,內容不僅被特偵組拿去當辦案的依據,還被檢察官用來當懲戒他的證物。
2009.02.03
台北地院審理陳前總統涉洗錢等案傳訊蔡銘杰、蔡銘哲兄弟,兩人均當庭表示認罪,並請求合議庭同意認罪協商。
2009.02.04
陳致中召開記者會表示,認罪協商是他與妻子黃睿靚的決定,這個立場不會改變。陳致中並同時指出認罪協商有法律上的程序,法律怎麼規定就怎麼做,既已選擇認罪協商,他的原則就是向檢方坦白交代案情,希望外界能冷靜客觀的看待認罪協商這件事。
台北地院傳訊陳鎮慧女士,陳鎮慧女士堅稱聽命吳淑珍、馬永成等人行事,因此犯下無知的過錯,坦承偽證及偽造文書兩罪,但不承認貪污、洗錢犯行。
2009.02.05
台北地院傳訊污點證人力拓營造董事長郭銓慶、吳淑珍兄嫂陳俊英,兩人均當庭認罪,並提出認罪協商。
2009.02.06
陳前總統涉國務機要費等案,第二度向台北地院聲請合議庭審判長蔡守訓等三法官迴避一案,本日下午台北地院合議庭李英豪庭長、陳慧萍受命法官認定不符法官迴避的要件,將聲請案駁回。
律師鄭文龍探視陳前總統後指出,特偵組在扁案筆錄,對陳前總統有利陳述許多都未記載,與筆錄有很大的落差,部分光碟甚至聽不到聲音。
2009.02.10
吳淑珍夫人於下午2時半赴台北地院出庭應訊,並部分認罪,包括對國務費蒐集他人發票核銷的偽造文書罪,並對南港展覽館案拿到220萬美元及將錢匯往海外的洗錢行為也認罪,龍潭案則拿到辜成允2億元政治獻金也匯往海外,但否認涉及貪污重罪。
2009.02.11
陳前總統透過幕僚轉述三點聲明,除對吳淑珍夫人認罪決定表示保留外,也強調對南港展覽館或龍潭案都不知道有關錢的事,並說如果當時他知道相關資金的來龍去脈,並不會同意,更不可能允許吳淑珍夫人收這些錢。
監察院糾正最高檢,對於特偵組朱朝亮、吳文忠檢察官與陳前總統私下接觸,認為兩人違反檢察官守則,不宜再偵辦扁案。
2009
.02.13
特偵組第四度至寶徠花園廣場就訊吳淑珍夫人,接受偵訊時間長達3個小時,吳淑珍夫人強調陳前總統對她收政治獻金不知情。
2009.02.16
陳前總統聲請返還國務費案中遭扣押的機密卷證案,經最高法院 3次發回後,台灣高等法院再次撤銷台北地院原裁定,發回更為裁定。高院指出台北地院沒有就陳前總統的解釋與說明詳加審查,就逕行認定陳前總統將卷證核為絕對機密不合法自有未當,應再行詳加審查聲請人理由。
2009.02.17
律師向台北地院遞狀,以「卷宗太過繁雜,來不及閱卷」為理由聲請下周即將開庭審理之相關案件延後開庭。
前總統陳水扁在北所親寫告發狀,本日轉交鄭文龍律師告發特偵組朱朝亮、吳文忠、李海龍、越方如檢察官涉嫌教唆辜仲諒串證、濫行追訴及洩漏國防以外之秘密罪,並向監察院提出檢舉。
2009.02.19
台北地院傳喚陳鎮慧女士出庭,在院檢雙方共同勸說下,對偽造文書、偽證、貪污和洗錢等四罪全部認罪。檢方認為其配合偵查有功,建議合議庭對判處免刑,審判長亦當場允諾免除其刑。
2009.02.20
陳前總統認為台北地院違法任意更換承審法官,導致法官審理有偏頗之虞,聲請蔡守訓審判長等三法官迴避一案,經台北地院駁回後陳前總統提出抗告。高等法院認為無理由裁定駁回,不得再抗告,確定相關案件由蔡守訓審判長審理。
2009.02.23
鄭文龍、石宜琳律師公布部分光碟片段,顯示相關證人有遭特偵組檢察官涉脅迫、教唆、套供等不當偵訊。光碟錄音也有無故消音、片段遭剪接等不正常現象。
2009.02.24
台北地院從本日起密集3天連續開庭審理。陳前總統於庭訊時強調未犯罪,同時批特偵組不顧程序正義,指出檢方很容易就將宋楚瑜的興票案不起訴,但特偵組8位檢察官卻集中全力辦他,辦綠不辦藍、辦扁不辦藍,已淪為「綠偵組」、「扁偵組」,並盼法官撤銷羈押,庭訊歷時近8小時。
針對英國金融時報記者日前進入台北看守所訪問遭收押的陳前總統,台北看守所決定祭出處分,將從嚴審核會客身分,一經發現違規立即中斷接見,並對當天辦理接見的工作人員及採訪記者做出一年內不得到北所訪視的處分,同時原每日一次之特見縮減為一週一次。同時以陳前總統絕食為由,所方不僅可以因絕食停止接見、特見3天,還可以停止放封7天,以示對絕食之懲戒。
2009.02.25
台北地院合議庭針對龍潭購地案、國務機要費案、洗錢案,由檢、辯就證據能力、證據方法論述。律師團認為特偵組採以羈押、威嚇或利誘手段偵訊證人或共同被告,甚至以:「全部移送大家一起死」的方式取供,依「毒樹毒果理論」,這些違法取得證據,不具證據能力。庭審從白天開到黑夜,長達12個小時,直到晚間10時庭畢,律師團再度提出具保停押要求,但蔡守訓審判長以「還在評議中」回應,並宣佈退庭。
美國國務院在2008年人權報告中指出,民進黨領導人及其支持者指控,扁案及其他民進黨黨員案件在調查、羈押及起訴等方面都有政治干預。報告認為,儘管台灣當局致力消除貪瀆及減少政治影響司法,但過去一年有許多政治領袖針對若干備受矚目且具政治敏感性的案件,公開質疑法官與檢察官的公正性。
2009.02.26
陳前總統於台北地院9時30分開庭時第一句話即說「我受不了,昨晚沒睡,早餐沒吃」。上午庭訊僅50分鐘,法官即裁定暫停休息至下午2時半。下午庭訊至4時,蔡守訓審判長宣布針對是否停押及延押開庭。律師團主張:同案其他被告均已獲釋,且陳前總統在看守所內無法看偵訊光碟也睡不好,身體已出現狀況,律師強烈主張不能以羈押方式剝奪陳前總統的訴訟準備權。
2009.02.27
陳前總統向高等法院所提羈押抗告案,高等法院認定原台北地院之羈押理由未經具體事實證明,原裁定有諸多可議之處,撤銷原台北地院裁定,發回更裁。
附註:陳前總統於3/06日才收到此份高院發回之裁定書,但台北地院合議庭卻早已於3/03即裁定以陳前總統犯嫌重大,且以絕食、出書、受外國媒體訪問等法律外途徑干擾訴訟進行等行為而有逃亡之虞,以及有勾串共同被告、滅證等事證,因此有羈押必要,而駁回了撤銷羈押聲請。甚至於3/26羈押到期前即於3/3裁定自3月26日起繼續延押2個月。

陳前總統司法案件說明國際記者會




圖:自左至右,蔡同榮,金恆煒(手持麥克風者)正在說明 ,陳唐山,鄭文龍,許惠峰
-----記者陳逸孚攝影

民主倒退、司法濫權
(本報訊)陳前總統司法案件說明記者會
時間:3/25(週三)下午三時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3A室(台北市濟南路一段2-1號)
流程:
主持、開場:陳唐山秘書長(3分鐘)
鄭文龍律師(20分鐘)
許惠峰教授(10分鐘)
蔡同榮立委(5分鐘)
金恆煒總編(10分鐘,代宣讀陳前總統聲明)
陳唐山秘書長主持記者提問(約10分鐘)
記者會結束
書面資料目錄:
民主倒退、司法濫權事證說明……………………………………..2
陳前總統「民主倒退、司法濫權」聲明(中/英)………………8
Statement by former president Chen Shui-bian…………….………..12
記者會英文參考資料Examples of violations on the due process of law and judicial independence in all cases involving former president Chen Shui-bian.19
陳前總統裁定羈押、抗告、駁回、發回情形一覽表……………22
院檢羈押陳前總統理由對照簡表………………………….……...25
特偵組偵訊涉嫌違法濫權情形彙整………………………….…...30
美國國會議員吳振偉致布希總統關心台灣司法人權情況函…....34
美國14位國會眾議員關心台灣人權狀況連署函……………..…36
最高檢察署97/9/22致瑞士等相關機構請求司法協助函………39

民主倒退、司法濫權
司法作為
濫權搜索問題
9/25檢調發動史無前例大搜索,出動超過2百名調查員及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兵分27路大搜索,視當事人人權如無物。
濫權羈押引發之各項問題:
特偵組不但在起訴前就以根本不存在的「逃亡之虞」執意羈押陳前總統,並透過媒體放話,一再製造陳前總統與其他共同被告間「勾串、共謀、湮滅證據」的印象,以強化其所謂羈押必要。同時,在起訴之後仍以同樣理由一再羈押陳前總統,無視陳前總統根本沒有逃亡、串供、湮滅證據之事實,故意將羈押當作押人取供以及預先刑罰手段,無視無罪推定原則,更堂而皇之踐踏基本人權。
我方提出撤銷羈押、停止羈押、羈押抗告的次數及理由對照。另有未到期限即提前延押;未收到發回裁定即收到駁回裁定等情形;羈押陳前總統時連夜開庭,決定是否釋放時則一拖再拖,甚至不開庭審理,逕以書面駁回。(參見附件)
院方裁定羈押理由與我方主張的對照比較。(參見附件)
羈押中待遇不如受刑人:以內規限縮媒體採訪、特見等,違反法律保留原則,非以法律限制人民權利事項。
針對英國金融時報記者日前進入台北看守所訪問遭收押的陳前總統,台北看守所決定祭出處分,將從嚴審核會客身分,一經發現違規立即中斷接見,並對當天接見的工作人員及採訪記者做出一年內不得到北所訪視的處分,同時原每日一次之特見縮減為一週一次。同時以陳前總統絕食為由,所方不僅可以因絕食停止接見、特見3天,還可以停止放封7天,以示對絕食之懲戒。
違反法官法定原則之分案違法,以此聲請法官迴避及移轉管轄一律遭駁回。
陳前總統遭起訴後,2008年12月12日由台北地方法院公開抽籤決定的周占春法官擔任移押後的羈押裁定庭審判長,在周法官分別於12月13日、12月19日二度決定陳前總統無羈押必要、無保釋放之後,12月25日台北地方法院竟透過庭長會議決定將本案由周占春法官,承辦之國務機要費案、龍潭案、南港案即所謂洗錢案共四大案併入原國務費案承審合議庭,即蔡守訓、徐千惠與吳定亞三位法官審理,徹底違反「法定法官原則」原則,公然以司法行政權介入審判、干涉審判!明顯違反憲法所保障的法定法官原則,導致法官是由法院指定特定法官承審,失去公平、公開、透明的基本程序正義。
干預辯護防禦權:
以律師代當事人發言為由移送律師送懲戒委員會
法務部一再以程序干擾陳前總統之律師辯護權,因鄭文龍律師為陳前總統公開發言而將其移送地檢署及台北律師公會,威脅將吊銷其律師執照。甚至台北律師公會在2008年12月25日作成「不予懲戒」之決議後,法務部長王清峰居然公開表示對律師公會的決定「感到遺憾」。台北地檢署仍一再約詢鄭文龍律師,並在2008年12月31日依違反律師倫理規範將鄭文龍移送律師懲戒委員會議處,顯然刻意干擾律師為當事人辯護。
審判中羈押影響辯護防禦權
起訴後羈押嚴重影響陳前總統訴訟防禦權之行使,導致陳前總統必須在每日只能與律師會面30分鐘,且現場有所方人員陪同的嚴格限制下準備訴訟,明顯居於法律之不利地位,刻意剝奪陳前總統在訴訟程序上之正當防禦權。
踐踏釋字627號所闡明之總統國家機密特權
無視大法官釋字第627號解釋對總統具有「國家機密特權」之肯認,以政治清算方式任意介入調查攸關國家機密之外交案件,致使機密外交曝光,嚴重傷害台灣的國家利益。
檢察官偵訊涉嫌違法濫權,陳前總統具狀告訴涉嫌檢察官濫權羈押、套供串證、恐嚇、脅迫、教唆偽證、詐欺、違法交換認罪協商/污點證人等罪嫌(參見附件)
陳前總統的律師團檢視「國務機要費案」及「龍潭案」的偵訊光碟時,發現有諸多問題,包括:部分偵訊光碟並非全程連續錄音、錄影,有片段疑遭到修剪,也有部分光碟只有影像沒有聲音。另依據偵訊光碟的譯文,清楚顯示特偵組檢察官有疑似與證人串證套供之嫌,甚至以疑似強暴、脅迫、利誘或其他不正之方法訊問證人與被告之情形。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二條:「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就該管案件,應於被告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被告得請求前項公務員,為有利於己之必要處分。」第八十九條:「訊問被告應出以懇切之態度,不得用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一百條之一:「訊問被告,應全程連續錄音;必要時,並應全程連續錄影,…筆錄內所載之被告陳述與錄音或錄影之內容不符者,…,不得作為證據。」以上規定,特偵組於偵辦本案期間,顯未確實遵守。
竟因此立法限縮律師對證物(偵訊光碟)之使用
(修改條文)第七條 依法得聲請檢閱或閱覽卷宗之人,為核對筆錄之需,經法院許可,得於開庭翌日起至裁判確定後三十日前,繳納費用聲請交付法庭錄音光碟。但依法不公開審理或訊(詢)問之案件,不得聲請。
(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台北律師公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日前發表共同聲明:拷貝光碟是當事人的權利,而非法院的恩惠)
八、以未經證實資訊企圖騙取國際司法機構提供資料
在未有任何事實證據佐證,亦尚未起訴時,最高檢察署於97/9/22致函瑞士等相關機構要求司法協助時,竟聲稱陳前總統詐領國務機要費2億,並與夫人共同收取不法政治獻金達新台幣31億元(USD$100millions)。依據起訴書及目前涉及之偵辦範圍從未有此數額,檢方涉嫌以詐欺方式取得陳前總統及家人相關帳戶資料。(參見附件)
司法天平嚴重傾斜
辦綠不辦藍
首長特別費:特別費192待偵辦對象(依據監察院調查報告中所載)中只辦綠營,起訴民進黨執政時期的前副總統呂秀蓮、行政院長游錫堃、內政部長李逸洋、銓敘部長朱武獻、法務部長施茂林、教育部長杜正勝、考選部長林嘉誠。而同時遭檢舉的國民黨執政時期的首長卻連偵查都沒有開始。
選舉結餘款:1996年選舉,李登輝總統自己都承認花了25億,但實際上卻只申報了3億不到;2000年國民黨由連戰與宋楚瑜參與總統大選,李登輝前總統私下表示花了120億,但實際上連宋僅申報了3億1千餘萬元;2008年國民黨年度預算的總統選舉經費有10億,但馬蕭卻僅申報了6億7千萬,這些選舉經費公然申報不實,卻未見任何檢察官展開偵查。
新瑞都案海外匯款:李登輝前總統新瑞都案,調查局偵訊筆錄、檢察官複訊筆錄中詳載了李前總統透過隨扈陳國勝和李忠仁人頭帳戶匯出美金五千萬元,超過台幣16億,檢調不但根本不進一步偵查,該案審判長李英豪法官甚至在前調查局長葉盛茂的審理庭中還公開質疑:「筆錄怎麼會不見了?」「為什麼我沒有見過這份筆錄?」參與審理新瑞都案的另一位法官胡宏文也表示「始終沒看到」這份筆錄。該筆錄成為消失的檔案,究竟是誰吃案,「搓」掉了這個案子?
興票案:國民黨前省長宋楚瑜先生興票案,未申報選舉結餘款2億4千多萬遭檢舉,事後宋先生也同意返還該筆款項,國民黨甚至正式遞狀控告宋先生侵占3億6千萬黨款,2001年1月20日台北地檢署卻以不起訴處分簽結。
李慶安雙重國籍案:李慶安在2008年3月中即被告發涉雙重國籍,檢方偵辦卻停滯,延宕長達300天,2009年1月法務部長王清峰在民進黨立委逼問下不得不說「辦太久了」,檢方才將李慶安轉偵字案被告及限制出境,隔日國民黨黨團卻仍以交付協商一拖再拖。如果參照特偵組偵辦扁案模式,那就應搜索外交部、李慶安住所、辦公室,甚至聲押被告等,為何不為?為何雙重標準?為何法律一碰到國民黨就轉彎?
馬英九先生涉及之國民黨三中交易、國發院、大小巨蛋、北市府賤賣台北銀行等弊案及其他藍營首長特別費等案:特偵組偵辦陳前總統相關案件案係動用全部八位檢察官全力投入,偵辦綠營部會首長及副總統等人特別費案更已迅速起訴,但偵辦包括馬英九先生涉及之諸多弊案,外界始終看不到具體偵查動作,連起訴國務機要費案之陳瑞仁檢察官都提出了「辦案對象群組化」之質疑。
名嘴媒體指揮辦案
名嘴媒體指揮辦案,從TVBS、TVBSN、中天及東森電視台乃至於平面雜誌,幾乎人人成為辦案專家,公開於節目中指揮檢方辦案,「預測」檢方下一步行動。更離奇的是,往往不但「預言成功」,連偵訊筆錄內容也常一字不差,整段摘錄出現在媒體報導中。無論是偵查不公開、無罪推定原則,還是廣電法第22條的規定,訴訟進行中的案件根本不可以成為公開評論的對象,媒體名嘴卻假評論之名,行污名之實,誤導閱聽人並指揮檢方辦案,是否為政治介入令人懷疑。
二、法務部長言行
法務部長王清峰於2008年8月23日在中天電視台「文茜小妹大」第993集節目中接受主持人陳文茜專訪,竟以「跨海洗錢」為標題,公開談論刻正進行調查中之「前總統陳水扁家人海外存款案」,嚴重違反刑事訴訟法對偵查不公開規定,漠視無罪推定原則,嚴重侵害司法案件當事人權益。
2008年9月23日國民黨秘書長吳敦義在立法院質詢法務部長王清峰,之後王清峰部長竟直驅國民黨中央黨部與國民黨秘書長討論個案案情,對政黨介入司法個案毫不避嫌
2008.09.24立法院決議建請檢察總長陳聰明迴避偵辦洗錢案,法務部長王清峰竟答以:「…如果是我,早就離開了…」公然對檢察總長人事表態,無視法務行政不得侵犯檢察體系的禁忌。
三、特偵組「辦不下去就走人」記者會
2008年9月15日陳雲南主任檢察官率特偵組共八位檢察官,史無前例召開共同記者會,表示「辦不出來就走人」,根本已有既定心證。
四、陳前總統第一次羈押獲釋時特偵組公然改變不提抗告之決定
2008年12月13日凌晨陳前總統無保獲釋,特偵組發言人陳雲南於14日上午對媒體表示,尊重法院裁定不抗告,隨即有電視名嘴及藍營民代表達不認同意見。陳雲南後來又改口表示將在收到裁定書後再與特偵組全體檢察官同仁審慎研究,決定是否抗告;最後在16日提抗告,態度轉變明顯是受到政治壓力的影響
五、司法節慶祝活動,院檢再度合一,甚至針對阿扁個案上演諷刺劇(孔傑榮教授專文批判)
六、通緝犯交保、自由出境,前總統起訴後羈押不放,司法標準何在?(辜仲諒、劉家昌與陳前總統的對比)

陳前總統中英文聲明

民主倒退、司法濫權
今天是我遭到羈押的第118天,雖然馬政府剝奪了我的人身自由,國民黨政權更以延續羈押當成威脅與懲罰,企圖限制我的言論自由,但我無所畏懼,我必須挺身而出直接訴諸於國際社會,為台灣的自由、民主、人權與公義,提出我最深沈的抗議與控訴。
我的判決已經寫好,刑期更已經確定,因為這些都不是檢察官與法官所能決定,他們都只是奉命行事,所謂的司法程序都只是「過堂的鬧劇」。在馬英九政府統治之下,台灣的民主與法治已經倒退到「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之前的黑暗時代。
我女兒曾說,從小到大,司法都在迫害我和我的家人,過了20年,司法一點都沒進步。過去的8年我曾盡心盡力的推動司法改革,但今天我不得不承認台灣的司法公義早已蕩然無存這個殘酷的事實。
去年520以後,馬英九政府迅速向中國傾斜,為了換取北京當局對國民黨政權的呵護與照顧,政黨再度輪替後,隨即對前朝政府進行無情的清算與鬥爭。我卸任總統的當天立刻被境管,不久嘉義縣陳明文和雲林縣蘇治芬兩位民進黨籍的縣長,以及前國家安全會議邱義仁秘書長等,陸續以涉嫌貪瀆的罪名被檢方羈押禁見。之後陳雲林來台,馬政府以近乎戒嚴的方式企圖隔絕群眾抗議的聲浪,但依舊無法壓制台灣人民強烈的不滿與抗爭,更暴露了國民黨政權的顢頇與無能。陳雲林離台之後,馬政府立即進行大規模的秋後算帳,而最具體的證據就是將我強上手銬、羈押禁見,使我與外界完全隔離。
然而再多的司法程序,也掩蓋不住整個事件的本質,也就是假借司法之名,赤裸裸的以國家暴力對政敵進行鬥爭與追殺。用所謂的「反貪腐」來醜化、污名化過去民進黨政府對「台灣優先」和「台灣主體意識」的堅持。我或許是被迫害的第一人,但我相信絕對不會是最後一人。
司法貴在透明、公平、公正,正當的司法程序更是整個法治的基礎。然而,在偵查和審理我的案件時,法務部長王清峰竟接受電視專訪直接談論個案,並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公然向陳聰明檢察總長施壓,逼迫特偵組8位檢察官一字排開召開記者會,揚言扁案「辦不出來,就走人!」毫不掩飾的向執政當局表態、交心。更令人髮指的是,在王清峰部長直接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向吳敦義秘書長簡報案情進度後,特偵組與調查局立即發動大規模搜索,並開始將我辦公室的同仁一一收押禁見,直接押人取供。去年10月29日,馬英九總統更在總統府擴大「輿情會報」中直接裁示很快就會把我關起來,相關的資訊獲得與會者的證實。11月12日,陳雲林離台不到一個禮拜,經特偵組與地方法院長達近24個小時的連續偵訊與審理,我被裁定羈押禁見。
一個月後,12月12日特偵組將案件偵結起訴,台北地方法院以抽籤的方式將本案分由周占春審判長的合議庭審理,之後周審判長於12月13日及18日兩度將我無保釋放,但地方法院卻公然違反「法官法定原則」,透過所謂的「庭長會議」,將本案併給蔡守訓審判長所組成的合議庭審理,並於12月30日再度將我羈押迄今。
更離譜的是,蔡守訓審判長竟然於這個月3日,在羈押期限到期之前的二十幾天,直接裁定預告羈押到期後將繼續延押兩個月,這種懲罰性、報復性的裁定不但史無前例,更明白表示法官在進行實質審理前心證已成,徹底剝奪我接受公平審判的機會,台灣司法枉法、淪喪到這樣的地步,實在令人不寒而慄。
就案情的實質而言,總統國務機要費是否具有馬英九市長特別費的性質至今尚未釐清,司法院大法官會議第627號解釋文,也認定總統有國家機密特權,對涉及國家安全、國家利益事項的資訊可以有所保留不予揭露。而特偵組也在起訴中承認在我擔任總統期間,對國務機要費的使用,因公支出大於因公收入,完全沒有「不法所得」,但特偵組卻「硬拗」,以實際經費支用情形與出納人員私人的流水帳目不符,遂將我以貪瀆的罪名起訴。
龍潭購地案,相關證人及同案被告均表示當時在總統府所做的結論是依據與會者的共識而來,並非總統一人之意。所有的人也表示總統完全不知道有錢的事情,證明我沒有收賄的犯意更沒有收賄的犯行,特偵組竟將部分證人的證詞移花接木,就此認定我涉及貪瀆,根本是胡亂攀誣與惡意栽贓。
至於洗錢案,更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政治獻金是台灣的選舉文化中所有政治人物不能公開的秘密,幾乎所有的參選人沒有一人是據實申報選舉經費。但不能因為制度的不周延,只為了政治鬥爭的需要,別人的政治獻金就是獻金,而我的政治獻金就是勒索、貪污。
我絕對不是貪財愛錢之輩,民進黨沒有黨產和黨營事業,過去8年擔任總統期間,我竭盡全力為黨和有需要的同志募款,前後6次重要的選舉,我捐給民進黨、黨所提名的候選人,甚至政治盟友,總金額超過13億新台幣,可以說我所能支配的經費全部都捐了出去。
我承認有部分的選舉結餘款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我的夫人私自匯到海外,但不能因此認定這些資金就是不法所得,相關的轉匯行為就是在洗錢。政治獻金是所有政治人物的歷史共業,絕對不會因為把全部的罪惡推到陳水扁一人身上就能獲得解決。我願意將我的政治獻金完全攤在陽光下接受最嚴格的檢視,但我認為部分朝野所有的政治獻金,尤其是國民黨的黨產,也要用相同標準來檢驗。如果只是針對陳水扁一人或民進黨一黨,那就是徹頭徹尾的政治追殺與迫害。
去年的520到今天的325,不過才短短10個月,但卻彷如隔世。不過換了個總統,台灣過去所自豪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社會公義,完全走了樣,變了調。律師站出來仗義執言,法務部就可以把律師移送懲戒;法官裁定無保釋放,可以立即違憲換法官接手辦案;特偵組的偵訊充滿了威脅利誘、串證套供,竟然還要修法不准將檢察官違法偵訊的過程公諸於世。在國民黨一黨專政與國共聯手的陰影下,台灣的司法成為政治打壓與迫害的工具,只要願意配合執政當局,犯下再嚴重的罪行都能「網開一面」;如果膽敢挑戰馬政府的權威,司法的枷鎖、刑罰的腳鐐隨時都可能惹禍上身。一個「反台親中、化獨促統」的新威權體制正逐漸形成,但這絕對不是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所願承受的宿命。
過去面對戒嚴統治、白色恐怖和大中國意識型態的壓迫與荼毒,我們從不曾畏懼。威權獨裁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自我內心的恐懼與限縮。當一個人倒下去、一個人被囚禁,但有十個人、一百個人站起來、站出來,任何的不公不義都將應聲而倒。我今天在此提出最深沈的抗議與控訴,不是為我一個人喊冤,因為我已經有所覺悟。但為了台灣的自由、民主、人權與公義,更為了台灣的獨立自主,我不得不堅定發聲,不得不大聲吶喊,我願意竭盡一己之心力,不斷奮鬥抗爭,直到公平、正義再次引領台灣人民走向更光明的前途與未來。
陳水扁 2009/3/25

Statement by former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March 25, 2009
(translation)
I have been detained for 118 days now. My personal freedom has been taken away by Ma Ying-jeou’s administration. The KMT government, attempting to cage my freedom of expression, has used detention as a mean to threaten and punish me. Yet I remain unafraid. I must stand tall and appeal to the world. I must protest and tell my story for the sake of freedom,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justice in Taiwan.
I believe that the verdict in my case was prepared long in advance and that my sentence has already been determined since such decisions are not really up to the prosecutors and judges who are merely following orders.
The so-called “judicial procedure” is merely a theatrical play, nothing more than a farce. Under the Ma administration, we have seen a regression of Taiwan’s democracy and rule of law. It seems that we are now back in the dark age before the 1979 Kaohsiung Incident.
My daughter once said that since she was little, my family and I have been subject to persecution of Taiwan’s judiciary. Twenty years have passed, yet little progress has been made. In the past eight years, I have worked very hard to promote judicial reform. However, today, I must admit the harsh reality that judicial fairness is almost non-existent in Taiwan.
After taking office last May 20, Ma’s government has rapidly tilted to China’s side. In order to gain favors and protection from the Beijing authorities, the KMT government has launched an all-out purge and cleansing against former DPP administration.
For example, on the very same day I stepped down from the presidency, I was banned from overseas travel.
Secondly, soon afterwards, three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politicians, Chiayi County Magistrate Chen Ming-wen, Yunlin County Magistrate Su Chih-fen and former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secretary-general Chiou I-jen were detained incommunicado for suspicion of corruption.
Thirdly, in November last year, when Chinese envoy Chen Yunlin visited Taiwan, Ma’s administration employed martial-law-like methods to suppress protests from the people.
However, such attempts failed to contain the discontent and resentment of the people and the KMT’s handling of the protests only exposed its own weaknesses and incompetence. After Chen Yunlin left Taiwan, Ma’s administration immediately began to settle accounts with those “dissidents.”
The best example is the decision to put me in handcuffs, hold me in continuous incommunicado detention and isolate me from the world.
Nonetheless, all the apparent “due judicial process” could not hide the core of the matter, that is, the disguised use of state violence to purge and wipe out KMT’s enemies and the use of the banner of “anti-corruption” to disgrace and slander the DPP administration’s insistence on the values of “Taiwan First” and “Taiwan-centric consciousness”. I may be the first one to be targeted, but I will certainly not be the last.
The judiciary must remain transparent, impartial and just. Due process is the foundation of the rule of law. However, we have seen repeated violations against such principle during the investigation and deliberation of my cases.
First, Justice Minister Wang Ching-feng openly discussed my cases during a television interview while my cases were still under investigation.
Second, during a legislative session, Minister Wang openly exerted pressure on Prosecutor General Chen Tsong-ming, thus forcing the Special Prosecutors Office’s Special Investigation Division (SID) chief and spokesman Chen Yun-nan to call a press conference during which all eight SID prosecutors vowed to quit their jobs should they fail to conclude the case by the end of the year (2008).
Third, even worse, after Justice Minister Wang inappropriately went to the KMT headquarters to report on the progress of my cases to KMT Secretary General and Legislator Wu Tun-yi, SID prosecutors and the Ministry of Justice’s Investigation Bureau (MJIB) launched large-scale search actions and arrested some of my former colleagues and staff members one after the other. Detention of these people made it easier for SID to extort confessions.
Fourth, in addition, on October 29 of last year, President Ma Ying-jeou gave instructions regarding my detention during an internal meeting in the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On November 12, 2008, less than a week after Chinese envoy Chen Yunlin left Taiwan, I was handcuffed and was placed under incommunicado detention, after nearly 24 hours of interrogation by SID prosecutors and deliberations by the Taipei District Court.
A month later, on December 12, 2008, I was indicted. The Taipei District Court used a system of random selection by lots that choose Judge Chou Chan-chuen to preside over my cases. Judge Chou then ruled that I should be released without bail on December 13 and again on December 18 despite appeals by SID prosecutors.
Afterward, the Taipei District Court decided arbitrarily to transfer my cases to Judge Tsai Shou-hsun. (Tsai was in charge of the alleged state affairs funds embezzlement against former first lady Wu Shu-jen in late 2006.)
Such a midstream change of judges is an open violation of the principle of automatic distribution of cases which is crucial to prevent external interference in the judiciary through the “hand-picking” of cases to judges that can easily lead to irregularities.
On March 3, 2009, twenty days before my detention period ends, Judge Tsai Shou-hsun ruled that my period of detention should be extended for another two months. Such a retributive and punitive ruling is not only unprecedented, but also a clear indication that the presiding judges have already formulated their opinion before the trial has even taken place.
This decision has also deprived me of the opportunity to receive a fair trial. It is terrifying to see such happenings in our judicial system.
Regarding the presidential state affairs funds case, it is still under debate whether state affairs funds are similar in nature to the special funds of mayors and other executive chiefs of central and local governmental agencies. According to Interpretation 627 of the Constitutional Court, the President is entitled to the privilege of state secrecy, namely, the President can reserve and keep confidential information involving national security and national interests. The indictment filed by the SID stated that during my presidency, my state affairs funds expenditure exceeded what was given to me. Hence, there was no “unlawful gain.” However, the SID distorted the truth by insisting that the actual expenses did not match with what had been listed by my bookkeeper and therefore charged me with the criminal offense of embezzlement.
In terms of the Longtan acquisition case, witnesses and the other defendants have all stated that the final decision on the land acquisition was made based on the consensus reached at a meeting in the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It was not a decision made by the President alone.
All of them also stated that the President was not aware of the money issue involved. Their testimony proved that I had no intention to receive money and did not commit the crime of accepting a bribe. However, the SID prosecutors have selectively chose and arranged testimonies to conclude that I was involved in corruption. These are groundless accusations and fabrications.
The money laundering case is a matter of trumping up a charge. In Taiwan’s election culture, political contributions has long been a sensitive issue amongst all politicians and a Pandora box that could not be opened because nearly all election candidates have failed to honestly declare the campaign contributions they have received or spent.
This situation has long been a grave innate flaw in our political system that must be corrected. However, the existence of such a flaw should not be used as a means for political attacks and the purging of political opponents. How could it be that, on the one hand, political contributions to some candidates are considered to be simply political contributions, while contributions to other candidates (such as myself) are seen as bribery or funds obtained through blackmail?!
I am not the type of person who covets money. Unlike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KMT), the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DPP) does not own any assets or own or operate enterprises and therefore has to fend for itself through fund-raising. During my eight years as president, I have raised funds for my party and fellow members who needed financial support in six important elections. The amount of money I have donated to the DPP, its election candidates and even political allies exceeded NT$ 1.3 billion. I have donated almost all the funds that I could.
I acknowledge that some of the election funds left over from my campaigns were transferred overseas by my wife without my knowledge. However, this fact does not mean that these funds were acquired illegally or that the transfer of such funds overseas constituted criminal offense of money laundering.
The issue of handling political contribution has been a common historical burden for all politicians in Taiwan. It will not be resolved simply by placing all the blame on me. I am willing to open up to public scrutiny all the political contribution I have received and I also demand the same standard be applied to all politicians, irrespective of political affiliation. Above all, the KMT’s party assets should be subject to the same scrutiny. Only requiring the DPP or myself to meet such standard would constitute nothing more than a political attack and persecution.
It has been merely 10 months since I left office last year, yet it seems that the world has turned upside down.
The change of presidency has brought about the regression of freedoms (of speech and press) and social justice that once we were so proud of.
For example, when my defense lawyer expressed different opinions and helped convey my messages, the Justice Ministry took actions to intimidate him by asking the Taipei District Court and Taipei Bar Association to investigate whether he had violated the lawyer code of ethics.
Second, when Judge Chou ruled that I should be released without bail, unconstitutional arrangements were made immediately to change judges.
Third, during the process of interrogation and questioning, SID prosecutors threatened and coerced witnesses and defendants into making confessions. To cover up these actions, they even demanded revision of regulations to restrict the public disclosure of the interrogation sessions.
Under the shadow of KMT one-party rule and a common stance on the part of the KMT and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the judicial system in Taiwan has become a mere tool for political suppression and persecution. If one is willing to cooperate with the authorities, even when one commits heinous crimes, “special leeway can be granted.” However, if one dares to challenge the Ma administration, then the shackles and handcuffs are ready for use.
We are witnessing the formation of a neo-authoritarian regime, one that is “anti-Taiwan and pro-China and opposes independence and promotes unification.” This is certainly NOT the kind of fate that the 23 million people of Taiwan desire.
In the past, in the face of the suppression and brutality of martial law, dictatorship, authoritarianism and the “great China” ideology, the people of Taiwan stood tall and brave. Authoritarianism and dictatorship can not frighten us. What we should dread most is the fear and self-restraints or self-censorship that we place inside our hearts. When one individual falls down and becomes imprisoned, if ten, one hundred or even more people are willing to stand up for his or her defense, then any form of injustice can be corrected.
My protests and accusations are not just for my own benefit as I know my suffering is inevitable. I call out to the world, loud and clear, for the sake of preserving our freedom,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justice, for the sake of defending Taiwan’s independence, for the sake of ensuring that our 23 million people can be the true masters of our country and for the sake of safeguarding our rights to decide our own destiny.
I will continue to fight this battle, until justice and fairness prevail and become the guiding forces to lead the people of Taiwan into a brighter and more promising future. [END]

Examples of violations on the due process of law and judicial independence in all cases involving former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Summary translation)
2008.05.20 (Inauguration of the new president)
As soon as former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stepped down from office, he was made defendant of the “State Affairs Funds” case, and was banned from overseas travel.
2008.09.14
Pro-KMT Control Yuan member (Control Yuan functions more or less like ombudsman) Lee Fu-dian, a close friend of sitting President Ma Ying-jeou, met with Justice Minster Wang Ching-feng. During their meeting, Lee mentioned his plan to summon the Supreme Prosecutors Office Special Investigation Division (SID) prosecutors. The following three days, he interviewed SID prosecutors Chu Chao-liang, Yue Fang-ju, SID chief and spokesman Chen Yun-nan. These actions were direct interference on judicial process as the cases were still under investigation. Lee’s gesture also prompted SID chief and spokesman Chen Yun-nan to call a press conference, during which all eight SID prosecutors vowed to quit their jobs should they fail to conclude the case by the end of the year.
2008.09.23
KMT (Taiwan’s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current governing party) Secretary General and parliamentarian Wu Tun-yi inquired Justice Minister Wang Ching-feng on Chen’s cases during a legislative session. Later, Minister Wang went to the KMT party headquarter to give her report. This is a clear indication of a political party interfering with the judicial process. Two days later, SID launched its second search actions, raiding 27 locations with more than 200 investigators, prosecutors and their assistants. On the same day, Former President Chen’s aide and bookkeeper, Ms. Chen Chen-hui—also a defendant of the case, was detained.
2008.10.24
During a legislative session, Premier Liu Chao-hsuan expressed the intention to expedite the process to detain former President Chen.
2008.10.29
President Ma Ying-jeou, during an internal meeting in the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instructed the detention of former President Chen.
2008.11.11
Detained without charge. Former President Chen was subpoenaed by the SID for the 6th time. Early next morning, he was taken into custody. During the process, he was alleged to be hit by a court police and had to be taken to the emergency unit for treatment. He was the first former head-of-state in Taiwan’s history to be handcuffed and detained.
2008.12.12
Change of Judge. Chen Shui-bian, his wife Wu Shu-jen and 12 other defendants were indicted. Taipei District Court applied a raffle system to decide on having Judge Chou Chan-chuen preside over the case. Chou ruled the release of Chen and SID appealed twice within a week. Later, Taipei District Court ruled to transfer all cases involving Chen Shui-bian to Judge Tsai Shou-hsun, who was in charge of the alleged state affairs funds embezzlement against former first lady Wu Shu-jen in 2006. Many judges expressed their disapproval of the change of judge in Chen’s case as violating judicial independence.
2008.12.29
Judge Tsai chaired a three-judge panel and ruled the re-detention of Chen Shui-bian. Chen was again taken into custody.
2009.03.03
Twenty days before detention period ends, Judge Tsai ruled a two-month extension of Chen’s detention. Such retributive and punitive ruling is not only unprecedented, but also a clear indication that the presiding judges have already formulated their opinion before the trial has even taken place. It deprives Chen of the opportunity to receive a fair trial.
*Attempts by the administration to intimidate defendant’s lawyers were obvious. The Ministry of Justice, claiming that Chen’s defending lawyer Cheng Wen-long’s statements have been political in nature and defamatory to the judiciary, had asked the Taipei District Court and Taipei Bar Association to investigate whether he had violated the lawyer code of ethics by conveying his client’s messages to the outside world during Chen’s detention.
*There are serious gaps between the written transcripts and the video recordings of the interrogation sessions. Some portions lack sound or are barely audible; some questioning sessions completely “disappeared” from the video recordings. During the process of interrogation and questioning, SID prosecutors threatened and coerced witnesses and defendants into making confessions. To cover up these actions, they even demanded revision of regulations to restrict the public disclosure of the interrogation sessions.

訂報旺旺來


扁辦反駁吳文忠

(本報訊)特偵組檢察官吳文忠昨(24)日晚間接受TVBS-「2100全民開講」電話訪問時表示:「陳致中認罪協商我們(特偵組)認為只有這個方法才可以導致扁嫂過來,能抓到陳水扁的只有吳淑珍嘛!…現在前面的案子,事實上我們起訴的不是完全沒有漏洞的地方,…(例如國務機要費案),他(陳水扁)假如說最高法院「大水庫理論」你通不通?「大水庫理論」是判那個馬英九無罪的理由,他(陳水扁)說的三億多,我(陳水扁)大選的錢三億多全部捐出來,我(陳水扁)的三億多全部捐出來比那個特別費一億多還多,那我(陳水扁)balance的結果是不是會判有罪,這不是漏洞的問題,這是法律的問題,還有可以爭執的空間。
…(又例如龍潭案)…是要證明李界木(與陳水扁有沒有犯意的聯絡)…但就這些案子來看,不是完全沒有機會(被判無罪),還是有空間。」
針對吳文忠檢察官的發言,本辦公室提出以下兩點的質疑與批判:
一、 對一個連承辦檢察官都認為有「漏洞」,還有「可以爭執空間」的案子,特偵組為何在如此倉促的情況下予以起訴,同時還將陳前總統繼續羈押迄今近120天,不禁令人懷疑特偵組是「奉命起訴」、「奉命押人」,純粹是假借司法之名進行政治鬥爭之實。
二、 吳文忠檢察官的發言,證明特偵組確有觸犯刑法濫權追訴之嫌,基於檢察一體的原則,陳聰明檢察總長有必要對此予以說明,不可放任特偵組繼續違法濫權、侵害人權。

詹克己:私立大同中學


2009年3月24日

奇妙的巧合

2009-03-23╱聯合報╱第08版╱社會╱記者張宏業、熊迺祺∕台北報導

台北大學土地徵收弊案 莊育焜擬偷渡 祭父墳前被逮 台北縣地政局前局長 收受巨額賄款 判刑確定後失蹤 檢調掌握賣地籌款消息 埋伏逮人

  捲入台北大學土地徵收弊案的台北縣地政局前局長莊育焜,去年底判刑十二年確定後「失蹤」;檢調發現他賣地籌款疑似準備偷渡出境,且得知他昨天到桃園祭拜亡父百歲冥誕,在墳前埋伏將莊育焜拘提到案,發監執行。


1998/3/23
北縣土地弊案偵結,莊育焜被求處無期徒刑,林百欣、朱永惠、鄭亞雲及官商10多人併案起訴,林素妍(莊育焜之妻)、何均昌通緝。

台灣尚美ㄟ 聲音

(本報訊)中南部七電台:下港之聲、屏東之聲、潮州之聲、大武山電台、台南凱旋電台、嘉雲環球電台、中部歡喜之聲。為了壯大聲勢,也為了最根本的生存問題,互相結合 SMILE TAIWAN組成微微笑廣播網

Http://www.smileradio.com.tw

希望引起聽眾的共鳴,再掀廣播榮景

2009年3月23日

台灣在一中架構下加入世衛

管碧玲:國共密約 台灣放棄主權為世衛觀察員  

(本報訊)立委管碧玲、涂醒哲、翁金珠、葉宜津與陳亭妃今(23)日召開記者抨擊馬政府與中國密約,協議台灣在一中架構下加入世衛大會,管碧玲指出馬政府黑箱作業中,國共早就談好台灣以CHINESE TAIPEI的觀察員名義參加世衛大會,未來台灣每年的觀察員身份一年一審,世衛所有的資訊都透過中國向台灣傳達,馬政府雙手奉送台灣的主權與否決權給中國,她無法接受這樣黑箱作業,她要求馬英九應公開國共密約內容,給國人交待。

管碧玲指出根據情資指出,台灣參加世衛模式早就在連胡公報的國共平台架構下密商完成,是台灣國安系統透過管道與中國協商的平台,這個訊息馬英九自己在今年3月12日接受媒體訪問時證實。管碧玲指出她今早與衛生署長葉金川連繫,葉金川承認他沒有參與協商,而上週她向外交部長歐鴻鍊質詢時,歐也表示他不知道這個平台,管碧玲抨擊台灣加入世衛完全摒除衛生署與外交部直接與世衛秘書處交涉的國際管道,反而循兩岸模式,由國安系統與中國協商,結果就是犧牲台灣主權,台灣在一中的架構下以觀察員名義參加世衛大會。 

 管碧玲指出台灣參加世衛模式是建構在連胡公報的原則下,其進行模式有四部曲,第一部曲是國共密談;第二部曲是台灣不挑戰一中架構,這也是中國得以將台灣八個港口與台灣列為中國領土內,而政府都沒有作為的原因;第三部曲是台灣世衛觀察員資格一年一審,未來台灣資格的展延,端看台灣的表現;第四部曲是未來世衛的任何疫情通報與會議通知由世衛幹事長發函予中國衛生部,再由中國傳交給台灣。  

管碧玲抨擊這些喪權辱國的協議無疑是將台灣參與世衛的權益掌控在中國手中,而且也完全落實中國與世衛在2005年5月14日簽署一份諒解備忘錄(MOU),在該備忘錄中確認:未來世衛對台灣的疫情通報與專家會議都要通過中國,例如在2005-2007年中,世衛共有一千多次的專家會議,我們透過中國知道有40次,結果成功申請參加有9次;而2007年總共232次世界疫情通報中,台灣透過北京知道的只有16次。管碧玲質疑這種參與世衛的品質有意義嗎?台灣有必要拿主權去換這種被人掐住脖子的觀察員資格嗎!  

涂醒哲表示健康人權是普世的價值,台灣應該是堂堂正正以台灣的名義加入世衛,他呼籲馬劉政府應循正式的外交管道申請加入世衛。 

 葉宜津抨擊馬英九是未戰先降,台灣政府在世衛奮戰十多年,如果要以放棄台灣主權的方式加入世衛,那台灣早就加入世衛了,她指出未來疫情的通報都要經由中國,這樣對台灣有保障嗎?她以SARS為例,當初也是中國隱匿疫情,才會導致疫情擴大,台灣這樣加入世衛,對台灣的醫療防疫、醫療人權都沒有幫助。  

翁金珠指出台灣醫療水準在國際上是數一數二的,台灣沒加入世衛是世衛的損失,而國際防疫網絡缺少台灣這一塊,就是有漏洞、不完整,台灣不能妄自菲薄,犧牲主權去換這種屈辱的身份加入世衛。 

 陳亭妃認為馬政府從520就職到現在,任何政策一碰到中國就轉彎,從兩岸航權談判就是由中國交通部主導,就連馬英九急欲簽署的ECFA,就是胡錦濤胡六點的工作指示,馬英九心中只有中國,根本沒有台灣。

吳芝庭對媒體最沈痛的控訴




台電積極籌建鶯歌變電所


議長盃軟式網球錦標賽

(本報訊)第十屆全國議長盃軟式網球錦標賽

訂於3/25~26每日上午9時起比賽

地點:台北縣樹林體育場(水源街)

議長陳幸進
副議長陳鴻源敬邀

3/24晚上開幕典禮
並舉行網球之夜

地點:新莊市五股工業區五工路75號金玉滿堂宴會廳02.8521.5158

主辦單位將招待與會貴賓

有意出席者,請速聯絡議會公關室陳主任

並請告知是葷食或素食

以便安排訂桌

周柏雅制衡單車大會師 將以選票教訓馬政府

(本報訊)大安區立委候選人周柏雅發起的【制衡單車,誠信上路】活動,獲得廣大迴響,競選總部22日下午擴大舉辦【制衡單車民主大會師】,包括前副總統呂秀蓮、前行政院長游錫堃、前總統府秘書長葉菊蘭、台南市長許添財、前立委羅文嘉、及黨籍立委、市議員全體出動力挺,周柏雅的聲勢越來越高,民眾也紛紛主動豎起大拇指加油打氣。周柏雅呼籲選民,以這一票,討回李慶安的公道;以這一票,多一分制衡的力量;以這一票,讓馬政府反省 !

制衡單車隊22日下午分別在國父紀念館、忠孝新生站、自由廣場、台大校門、六張犁站五個定點集合,而後五路大隊一起出發,在大安區的大街小巷內穿梭,最後到大安森林公園集合盛大會師。制衡單車隊的清新活力和樸實風格,不但引起沿途民眾的高度興趣,更激發了支持者隱藏多時的熱情,更有騎單車的民眾主動加入制衡單車的行列,使車隊的陣仗越來越浩大。呂秀蓮和游錫堃則等在終點為周柏雅加油。
呂秀蓮痛斥說,明明是中華民國的國民,為何要去拿美國綠卡?申請美國護照? 就是因為當初國民黨高官對台灣沒信心,在台美斷交時,把子女、財產都送到美國去。等到台灣站起來了,他們就又回來【愛台灣】了。但是,台灣到底有多少【范蘭欽】?他們拿台灣人民的納稅錢,享受很多福利,骨子裡卻如此瞧不起台灣,稱台灣為【鬼島】。所以這次投票,就是反省的好時機: 去年的322民眾投票給馬英九,讓他以58.45%得票率當選總統;但是一年之後,現在對馬政府不滿意度的比例也是58.45%。台灣的失業率、經濟衰退率、外銷衰退率都是空前的。現在台灣人民醒悟了,328就是省思的日子,大家不能再被國民黨騙了,因為【投錯票,受害最深的就是自己】,這一次不能再選錯人!
游錫堃表示,郭冠英的辱台言論,馬政府不但沒給予逞罰,馬英九更始終未予以公開譴責。馬英九這種沉默的態度,等於認同郭冠英的言論,已經失去做為國家領導人的條件。對於無能又驕傲的馬政府,民眾只有用選票來叫他反省。

義賣插花作品幫助伯大尼! 蔣乃辛夫婦共襄盛舉!

蔣乃辛協助拍賣,募得六萬元!

【台北訊】昨天下午3點,蔣乃辛參與伯大尼育幼院的募款活動,活動在永康公園舉辦,有32位永康社區媽媽參加插花比賽,賽後作品進行當場義賣,蔣乃辛並協助拍賣其中作品,募得六萬元。 蔣乃辛指出,大環境不好,首當其衝的就是弱勢團體的捐款,許多社團的收入影響甚鉅,希望能透過這種方式,讓弱勢團體不致於”斷糧”,不應影響到亟需救助的弱勢族群或孩子們。

昨天下午由大永康商圈文化協會、永豐銀行新生及三重分行主辦,及住福里里辦公室、永福生活圈社區發展協會、新生國小及金華國小協辦,本次活動是以募款幫助台北伯大尼育幼院的孩子為目標,除插花比賽及賽後作品義賣之外,更有世界冠軍花式氣球魔術大師林翼瑋老師現場表演,並贈送孩子造型氣球。 金華國小、新生國小及社區小朋友也陪伯大尼的孩子們一起遊戲、一起撈金魚,而撈金魚遊戲所得費用,也全數捐給伯大尼育幼院。

為周柏雅催票 謝長廷: 給執政黨一個教訓

(本報訊) 大安區立委補選進入倒數計時,民進黨提名的大安區立委候選人周柏雅22日上午在前行政院長謝長廷陪同下,到通化市場拜票,受到民眾熱情歡迎。對於馬政府上任這十個月的表現,謝長廷表示,就算馬英九支持度只剩二成,他還是總統,對輿論滿不在乎,讓人民很失望,「恨鐵不成鋼」;因此大安區立委補選,要讓周柏雅當選,給馬政府一個教訓與警告。
對於新聞局駐多倫多新聞組長郭冠英的辱台言論風暴,謝長廷也抨擊說,這都是因為馬政府的故意縱容,讓郭冠英有恃無恐,所以才敢如此。這些外省權貴,是故意縱容這種省籍矛盾跟對立,郭冠英的事件就最明顯,馬英九應該予以嚴厲譴責,但是他卻不講話,就是為了特定族群的選票。
謝長廷進一步說,省籍的問題,其實是這些【外省權貴】的利益,一般的老百姓其實都是受害者,例如現在馬政府的施政,一般的外省人有什麼利益?股票一樣被套牢、一樣失業,所以現這是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之間的矛盾問題,不是省籍的問題。
對於新黨的候選人,謝長廷則說,新黨也有正人君子,但他個人認為,新黨推薦的候選人姚立明「信口開河」,「不好」;姚立明二週前在媒體上還指稱他競選高雄市長時,以假錄音帶打贏選戰。謝長廷強調,若姚立明能提出證明,「我願意替他助選」,否則應退選,謝長廷表示將要告姚立明,不能讓這種人當選。

TVBS主播詹慶齡憶當年

生   日:1968年2月7日 (詹啟賢姪女)
星   座:水瓶座
學   歷:淡江大學德文系、政治大學傳播學院碩士班
收   集:印章、各式棒球相關物品
喜歡顏色:藍、灰、黑、白 喜歡食物:除了葡萄乾以外的任何食物都愛
拿手菜:玉米湯、馬鈴薯沙拉
最喜歡的動物:不會咬人的狗
最喜愛的音樂:除了哭調以外都喜歡,弦樂演奏尤佳
印象最深刻的採訪經驗:台灣北海岸體檢、921大地震 印象最深刻的播報經驗:1.溫妮颱風來襲,林肯大郡倒塌現場call in2.1998台北市長選舉開票3.兩度棚內連坐六小時,完全沒有起身4.1996台灣首次全民直選總統 見證歷史族繁不及備載…

2006,10,21與輔大新聞系副教授兼系主任張文強(政大新聞博士,專長:媒體組織理論與管理、知識管理與傳播工作 )結婚

她最近回憶:

閱讀能具備邏輯思辨能力

記得系上開過一堂課,要求學生閱讀德國文學,當時閱讀德國著名文學-浮士德,對我而言是一大難題,不只是因為須以德文閱讀,更困難的是文中的意涵,文中提到的魔鬼、靈魂等,對於當時的我更是艱澀難以領會,但進入社會才發現當初學校要學生閱讀的,並非看懂文學而已,而是要了解它背後的意涵後,具備邏輯、思辨的能力,才是系上老師要求我們閱讀的目的,也是在淡江德文系求學時所累積的態度。在社團及課外活動方面,記得唸淡江時,對於淡江的印象便是具有多元活潑的青春。記得大一時因社團博覽會,參加服務性社團 嚕啦啦,因團體的關係,必須接受服務員的訓練,同時幫助當時害羞的我,邁向開啟人脈的第一步。另外參加社團 康樂輔導研習營,學習到做為輔導人員所應具備的領導、口條及服務能力。記得當時研習營帶領我們學習如何帶團康活動、上台表達及教學計畫等能力,我認為對我往後從事新聞業的工作可以游刃有餘有極大的幫助。也因活動的關係,拓展我的人脈,並帶領我踏入新聞業。思考未來,對於未踏入社會的學弟妹而言是嚴苛的,但可以確定的是「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並朝目標邁進。雖然社團或課外活動中所認識的人脈極為重要,但讀書仍是學生的本分,書中所累績的知識及態度更是決定你未來工作的附加價值。(轉載)

2009年3月22日

自由時報新系統


台中廣播與閩南之聲,蘭花特展

台中廣播公司
電話:04.2323.2233
Fax:04.2329.9599
http://www.lucky7.com.tw/

FM100.7

3/25~28

9:00~20:00 http://www.lucky7.com.tw/realtime_detail.php?Id=3040

『双引號』實現林家花園與藝術的對話

【北縣訊】『双引號』聯展即日起起在板橋林家花園登場,21日下午於園內舉行開幕茶會。

這次聯展由「國立臺北教育大學人文藝術學院藝術與造形設計學系」及「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學院雕塑學系」的大三學生們共同參與,作品內容從平面、影像到立體雕塑、工藝作品等7大類,共60件49位學生作品。

開幕茶會由二校同學以現代舞蹈及演奏揭開,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副校長張宛芸、美術學院雕塑學系系主任葉振滄,國立臺北教育大學人文藝術學院藝術與造形設計學系系主任劉得邵,及臺北縣政府文化局局長卿敏良代表縣長出席致詞,鼓勵年輕學子結合傳統文化元素勇於創作嘗試、並勇於對話,期望在未來能引發出更多可能性。

茶會現場氣氛熱絡,觀眾紛紛交頭接耳討論,茶會後更由作者為師長與民眾親自導覽解說創作意念,不少民眾對可以在古蹟中看到現代藝術創作作品,表示非常新鮮獨特,也對學生的作品表示肯定,初步達成此次展覽作品與觀者對話,也與場域對話的一種三角對話目的。

本展展覽時間為3月21日到4月3日,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週一休館),憑當月份發票即可免費入場,歡迎民眾一同參與、見證這藝術中的三方對話。

碧潭音樂節-用音樂拉近距離的四方之聲



圖:來自菲律賓妮提阿里拉Nityalila7
【北縣訊】由臺北縣政府主辦,大大樹音樂圖像、穩立燈光音響及四方報共同策劃製作的「2009碧潭音樂節」本周將進入倒數的最後兩周,3/21(六)來自印尼的「好朋友樂團Bollo Band Bollo Band」一開場即以天籟之音博淂現場如雷掌聲,3/22(日)還有一場來自菲律賓妮提阿里拉Nityalila精采的演出,歡迎民眾把握這難得機會。

音樂是打通語言隔膜的最佳橋樑,上周末天公造美,碧潭音樂節在陽光普照下,來自越南與泰國的新移民、移工們,渡過了十分熱鬧的兩天,而在場的台灣民眾,雖聽不懂越語泰語,但仍舊沉浸在音樂所帶來的感動與熱情澎湃中。

繼上週活動獲得熱烈迴響,3/21(六)當天,由「好朋友樂團Bollo Band Bollo Band」登場,Bollo Band的意思是「大家都是好朋友」,靈魂人物是印尼籍配偶莎麗。她是來自印尼原住民,也曾經是遭到家暴的台灣媳婦,走出傷痛,自食其力,當過看護、賣過便當及碗粿,六年前,莎麗開小吃店賣印尼傳統美食,一群對樂器各有專長的鄉親,享受美食解饞之餘,也演奏故鄉音樂解鄉愁,口耳相傳,愛樂的鄉親愈聚愈多,Bollo Band樂團於是誕生。

住在大鵬新村當看護的阿麗Ali帶著張奶奶來碧潭聽印尼音樂,來台一年多的她今年32歲,在印尼雜誌上看到碧潭音樂節的節目,居然有印尼音樂,她興奮地跟張奶奶說,於是兩人手牽手一起來碧潭,張奶奶表示,自己雖然聽不懂印尼話,但是覺得能夠聽聽不一樣的音樂也不錯,更何況,阿麗遠渡重洋來台打拼已經夠辛苦了,讓她聽聽家鄉音樂可以一解阿麗的思鄉情愁,心情好,工作也會更起勁。

27歲的Anggi來自中爪哇、來台灣當看護二年多、照顧阿公、也喜歡台灣歌手周杰倫、王力宏、蔡依林,放假的時候她會去買印尼CD來聽、但是最喜歡的還是現場演唱、能在碧潭美麗的水岸邊聽印尼歌、讓她覺得住在北縣很幸福。 來自爪哇泗水的Yoyo在台灣八年多了、平常在鐵工廠當工人、最快樂得事情就是放假時唱卡拉OK和朋友跳舞、他是Bollo Band的團員、參加樂團不但自己很快樂、也能帶給在台灣的印尼同鄉來自家鄉的音樂慰藉。

3/22(日)還有一場來自菲律賓妮提阿里拉Nityalila精采的演出,Nityalila是位風格特異、平日難得露面的獨立樂人,但是她卻在菲律賓樂界佔有重要席位,也是Flippyknows的創始人與製作人。妮提阿里拉特地為參加碧潭音樂節而來,她希望透過參與「四方之聲」單元,為家鄉的姐妹演唱解鄉愁,也要讓台灣聽眾認識並愛上菲律賓音樂文化。

文化局表示,此次活動主題訂為「四方之聲」,期望透過新移民、新住民的樂聲等多元的樂聲為城市注入新鮮活力,也藉此拉近彼此的距離,溫暖新住民的心。鼓勵家裡有外籍幫傭的僱主,踴躍支持幫傭前往觀賞,一解思鄉情愁,更多關於碧潭音樂節的消息,可上音樂節專屬網站:http://www.2009bmf.com.tw/

2009年3月21日

周柏雅: 328投票,有信心翻盤

(台北訊)大安區立委選戰進入衝刺階段,民進黨提名的大安區立委候選人周柏雅21日下午舉辦幹部的輔選講習,包括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前行政院長蘇貞昌都到場講授勝選策略。由於周柏雅的聲勢是【越戰越勇】,現場討論熱烈,士氣高昂,凍蒜聲不斷。周柏雅表示,328的投票,就是要【定是非、討公道】,只要支持者的票能催出來,就能再次【翻盤】 !
本身在大安區住了二十年的蔡英文表示,大安區立委選舉是一場關鍵性的選舉,除了傳統民進黨支持者外,應再擴張理性的中間選民,尤其要特別強化婦女票,因為【最後的差距會很小】。民進黨必須成為有擴張能力、包容能力的政黨,只要以台灣為家的人都是同志,才可以對抗一黨獨大的國民黨,甚至才有機會取代國民黨。
蘇貞昌則強調,其實大安區立委補選的意義,就是【定一個是非、討一個公道】。把票投周柏雅,有兩大意義,就是【國民黨道歉】和【李慶安還錢】。選民有機會用選票教訓傲慢的政黨,和騙人的政客,這是大安區民眾獨有的權利,因此全台灣都在看。
周柏雅則說,以往大安區被視為是國民黨鐵票區,但是根據目前選情來看,這次立委補選,勝負很接近,【民進黨真的有機會翻盤】! 而選前的最後一週,正是勝選的關鍵。大家必須衝刺、衝刺、再衝刺;催票、催票、再催票,絕對不能大意。只要能喚回民眾的熱情,大安區的選舉會讓外界再度跌破眼鏡。

周柏雅: 投給民進黨,彰顯制衡誠信價值

(本報訊) 大安區立委補選候選人電視政見發表會21日登場,民進黨提名的周柏雅表示,這一票是否有價值,取決選民投票給誰: 目前國民黨已經是一黨獨大、一黨獨霸,再多一席立委沒有任何意義;然而投給民進黨,卻能增加一分制衡、監督的力量,並且彰顯是非的價值,因為這次補選就是因為李慶安沒誠信,國民黨不反省。周柏雅強調,台灣的政治應繼續朝進步的方向邁進,而民進黨也一定會改革、會持續進步。
三月二十八日就是大安區立委補選投票日,台北市選委會21日下午舉辦電視政見發表會,七位候選人各抒己見。周柏雅闡述自己【人民重於政黨】、【做事重於作秀】的原則,並端出多項政見的牛肉,內容完整充實。
在教育方面,周柏雅指出,中小學教育既然是義務教育,政府就應該負起完全責任,因此中小學「營養午餐」應該完全由中央政府負擔,而且應該一視同仁,不要排富;因為營養午餐不只是【量】的問題,要重要的是【質】的加強,要提供學生營養又有機的食物。此外,中小學教科書也應全部免費,這才是義務教育的落實。周柏雅同時要求,在零利率時代,學生助學貸款也應該是【零利率】,才是教育投資的真正意義。
對於政府將和中國簽署【ECFA】的立場,周柏雅表示,以美國為例,政府在和其他國家簽署FTA,都必須獲得國會的授權、監督和審議。更何況ECFA是更為優惠的經貿規定,當然涉及更多的利益交換,甚至是部分主權的讓渡。因此簽署ECFA絕對不只是單純經濟議題,也是政治議題,內容必須要經過業者的參與、社會的討論、國會的審查;如果涉及主權層次的議題,更必須經過公民投票的同意,才符合民主的程序。他也呼籲馬英九政府,不要害怕民主、害怕公投。

蔣乃辛的好人緣讓歐晉德、俞川心主動站台!


菜市場界大集合力挺蔣乃辛!

【台北訊】今天(21日)下午2點,除了蔣乃辛參加公辦政見會行程外,總部特別來了一群『菜市場界』貴賓,大安區各市場會長及攤商代表幾乎全員出動,成功市場、信維市場、信義市場、安東市場、古亭市場、龍泉市場、安居市場、坡心市場等,現場更有歐晉德執行長、李新議員及第一次參加政治活動的俞川心氣象主播。 歐晉德指出,他是主動連絡蔣乃辛,問他需不需要幫忙的,因為蔣乃辛的誠懇、誠實、踏實、絕不口出惡言,總會告訴你他要為你做些什麼,這次補選前,黨部曾問過他的意見,應該提名誰?他二話不說就說「蔣乃辛」,但是蔣乃辛仍舊表示應經過黨內初選機制,他是這樣一位謙虛、誠懇的人,讓歐晉德更想主動來幫他忙。 俞川心將軍強調,他住在德安里信義新城,是大安區選民,因為蔣乃辛過去的表現與成績,為了社區花台等建設協助不遺於力,讓他十分動容,因此,六十五年來的第一次他決定就獻給蔣乃辛。

兩岸客家高峰論壇登場


吳伯雄:千丈高樹不離根 萬里川河不離源
饒穎奇:兩岸菁英共同見證客家人勤奮團結 愛鄉愛國精神


本報特別報導) 第三屆兩岸客家高峰論壇,來自海峽兩岸近五百位客家鄉親在今(二十一)日起舉行兩天,對岸有來自北京、廈門、贛南、關西、龍岩、上杭、永定、武平等縣市,一百六十位參加共同見證客家人勤奮、團結、愛鄉愛民的精神,兩岸客家掌握契機,攜手開創未來。
二十一日晨開幕典禮,將由兩岸客家文經交流協會理事長饒穎奇主持,邀請客家大老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立法院副院長曾永權,行政院客委會主委黃玉振致詞。
繼北京聯合大學二OO六年首次舉辦第一屆海峽兩岸高峰論壇後,第二屆在廈門,這次輪由台灣首次籌辦此盛會。整整籌備一年,帶著客家人辦喜事心情的中華海峽兩岸客家文經交流協會理事長饒穎奇興奮的表示:兩岸客家同根同脈、語言習俗、生活習慣相同。台灣客家人來自於閩西、粵東、贛南居多,早期惠州府、汀州府、漳州府都有大量客家移民,除了高屏六堆祖先來得早(1698年)外,北部包含台北、桃園、新竹、苗栗和中部也有二百多年歷史。台灣客家秉持老祖先「寧賣祖宗田,莫忘祖宗聲;寧賣祖宗坑,莫忘祖宗言」的訓示,將語言、民情風俗、山歌、生活習俗保存相當完整,尤其「耕讀傳家」文化內涵,一直生根在客家庄。在高屏六堆近四十年培育了四百多位博士,和數百位各級校長及數千位盡忠職守的老師,很適切表達客家人歷經遷徙動盪,堅守優質傳統文化薪傳和宏揚。
本次論壇別出心裁具有以下四大特色:
(一)2009中華海峽兩岸客家高峰論壇:
廿一日開幕儀式結束後,邀請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和政大教授彭欽清,就兩岸經濟合作共創和平繁榮和從客英大辭典談兩岸客家文化合作為題發表演說。此次來自大陸北京、廈門、贛南、閩西、閩北、粵東相關客家文化學術社團外,不乏知名學者如北京聯合大學資深教授徐永利、聯合大學台灣研究院院長劉紅、副院長孫玉海、前院長徐博來、丘桓興、馮秀珍等名教授。江西贛南師範學院客家研究院院長羅勇、歷史文化與旅遊學院院長林曉平院長等知名學者。第二屆在廈門舉辦,策劃和籌辦第二屆論壇相當成功的廈門客家經濟文化交流促進會會長曾祥漢和副會長何群,及龍岩市客家文化研究會的會長林仁芳,也以民間和官方客家文化實務工作參與此次盛會。
(二)族譜展:
此次高峰論壇除了學術論文發表外,很難得邀請閩西上杭客家族譜館的珍藏品來台展出。據負責來台展出的苗栗同鄉會理事長陳尚麟意有所指表示,清明前後舉辦祖譜展,不僅有慎終追遠、懷念列祖列宗精神,更讓後代子孫恪守「食水念源頭,食果拜樹頭」不忘本的啟示。尤其年代久遠手抄舊祖譜二百八十三本,新增印祖譜一百八十本和一百三十付各大姓氏祖譜掛圖,這些珍貴的祖譜史料分別在台北縣、台中朝陽科技大學、高雄、苗栗展出。
(三)特別製作:客骨銘心—兩岸客家企業的創業傳奇錄
有鑒於這幾百年來,客家人在台灣這片土地上所經營的成果,在經濟上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值此全球經濟蕭條之際,各國政府為了振興經濟,無不始出各種因應措施,擴大內需市場,此時,由我們團隊親身邀稿徵集客家企業名錄,並實地採訪編輯客家企業主的創業錄,雖未能全然描繪客家企業的全貌,卻能顯微客家企業創業的精神,彰顯其對產業的貢獻,亦希望能藉由此專刊出版,在實際商業活動上,做為兩岸經貿交流的重要參考資料。
本客家企業特刊,取名為“客骨銘心“,語帶雙關的表彰客家硬頸精神,透過封面的精心設計,與內文的邀稿或採訪來編輯成冊,內文收錄近五十家兩岸客家企業名錄和創業故事,另整理百家客家伴手禮資訊,更將其製作成電子書,以便能夠過數位化潮流,讓網路無國界,有更多的網友和喜好客家文化的朋友們一同分享交流!
(四)客家才女詹秀蓉書法展
另外在學術發表會十二樓南面走廊,增列客家才女詹秀蓉豪雕書法佛經展,她將在開幕典禮贈送一幅「金剛經」給大會主席──饒穎奇理事長。
廿二日大會安排海內外客家鄉親到桃園、新竹、苗栗北部近郊參訪。
*本次大會的論文,也都轉載在中華海峽兩岸客家文經交流協會的部落格上,供更多的客家好友與先進共同交流!部落格網址:
www.youcute.com.tw/hakka

急徵美女


愈是不景氣

愈需要美女來爭氣

報上八大行業每天徵人的廣告

篇幅又大

待遇驚人

非常誘惑人

2009年3月19日

拼花博犧牲了市民,花博工地太超過!

(台北訊)林國成議員表示,近日接獲許多在公車『捷運圓山站』前搭公車的市民反應,原本候車的中山足球場前廣場因為花博施工的關係而圍起了大片的工地圍籬,圍籬架起後現場剩下寬不到2公尺的狹長走道,根據公共運輸處的調查,此處共計有12條公車線【208、21、21(直達車)、213、247、247(區間車)、287(區間車)、542、677、紅2、紅34、捷運圓山站-內科通勤專車】,尖峰小時總班次數為45輛,總上車人數為1432人次,每次到了下班時間,等車和上車的人潮總是會擠到馬路上,導致現場有行人、公車族、機車族、汽車和公車爭道的情形,非常危險也不方便,更聽說有老人家因而受傷的情事。
林國成議員認為,中山足球場因為花卉博覽會工程而從2007年12月31日開始封閉,工期預計長達一年,而附近的酒泉街也預定在98年7月1日進行封閉施工,到時受影響的公車班次除了上述的12線外,另外還有其他3條路線【215、247(區間)、紅33】,共計15線公車受到影響,如何在花博工程順利進行而又不犧牲廣大公車族的便利性和安全性之間取得平衡,對台北市政府實在是一大挑戰!
林國成議員要求主辦花卉博覽會的產業發展局在規劃場地施工時,一定要充分考量到對週遭交通的衝擊,並積極與相關單位協調,不要各自為政,推諉責任。本席也要求負責現場工地的捷運工程局立刻將圍籬要內縮或是與公共運輸處研議將站牌另外遷往適當的位置,不要為了拼花博而忽視了小市民的權益!

大蕭條的幸福感,睡眠必守「3」「2」「1」

(本報訊)321世界睡眠日 產醫學界共推優質睡眠 睡眠保健部落格新上線,十餘位睡眠專科醫師E起給諮詢 Simmons席夢思首創業界簡訊提醒翻轉床服務 為睡眠環境把關大蕭條年代,生活壓力之大從「睡眠」就知道。根據統計,約三分之一國人有睡眠方面的問題,卻只有5%不到的人找到合宜且專業的管道求助,意即每六個失眠人口中竟只有不到一位能尋求正確方式擺脫睡眠困擾!台灣睡眠醫學學會有鑒於此,將今年宣導重點放在『專業合宜的睡眠保健知識』,在國際睡眠日前夕結合睡眠產業界代表Simmons席夢思,呼籲國人力行「睡眠321‧幸福一整夜」新睡眠運動,並宣布睡眠保健部落格(http://sleep321.blogspot.com)正式上線,提供有睡眠困擾的民眾透過不受時空侷限的數位平台,
便捷的獲取睡眠知識與專家建議。同時Simmons席夢思為提升消費者睡眠品質,更首創業界提供顧客定期的免費簡訊服務,以提醒定期翻/轉床墊,讓自己和家人睡得更舒適!

管碧玲:若民進黨執政時發現郭 一定革職重懲

(本報訊)針對新聞局今(3/19)上午於行政院會記者會對媒體表示「郭冠英發表文章,前政府任內最多」,管碧玲認為蘇俊賓的說法等於為行政院正式宣示這些充滿族群歧視、鄙視國家、污衊國人的諸多文章,都是郭冠英本人所寫,管碧玲呼籲蘇俊賓,既已調查清楚,應立即對外說明是否重新召回郭冠英進行懲處。
管碧玲表示,若新聞局確實在她3月11日的質詢後展開調查,亦即調查八日後的今天,蘇俊賓在行政院正式宣告調查結果,也就是至少從2002年以來到2009年2月間,這一篇篇反國家、詆毀外交、侮辱元首、恐嚇國人、歧視族群的百餘篇文章,都是郭冠英本人所寫;也進一步推翻郭冠英第一時間所稱「共同筆名」或第二時間又稱是「文章email轉來轉去」的說法。
管碧玲表示,無論這些文章在何時所寫,郭冠英自1998年8月以後都已是新聞局一等新聞秘書,更曾派駐溫哥華(1993.11)、荷蘭(2003.1)與多倫多(2008.9),這些公開發佈的文章內容所明確記載的不當言論,都不應出自一個政府高級官員之手。管碧玲表示,這件事的爆發,是因為每年228前後,郭冠英都會發表有關228的評論,而今年所發表的「二二八除惡未盡禍延今」(2009.2.20)與「是非魔痴二二八」(2009.2,27)實在令人無法接受,終於在網路激起公憤,網友追查後發現竟是駐外官員所為,向她投訴後才揭發;而這件事若發生在民進黨執政時期,絕對革職重懲。
管碧玲表示,她相信新聞局已經詳細檢視過這百餘篇的文章,因此定調「郭冠英發表文章,前任政府任內最多」,她也相信新聞局深知郭冠英去年9月底派駐多倫多後所發表的言論,一篇比一篇兇狠,只是新聞局選擇性不說。管碧玲強調,她能容忍新聞局到今天才說出部份的真相,因為蘇俊賓壓力很大,但無法接受既然知道真相,何以容許郭冠英返回多倫多?管碧玲表示,請蘇俊賓別又把話吞回去,說還無法確認哪些是郭所寫,因為那樣更足以顯示新聞局的所謂調查都是假的,蘇俊賓將面對失職的窘境。管碧玲呼籲蘇俊賓,既然今天行政院已經承認文章都是郭冠英所寫,請立即重新召返、重懲郭冠英。

周柏雅吉普車拉票 蔡英文助陣強強滾

(本報訊) 民進黨提名大安區立委候選人周柏雅的吉普車拜票車隊,十九日熱鬧開跑,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下午也登上了宣傳車,為周柏雅拉票,沿途不但吸引眾多民眾注目,大家紛紛爭睹【小英】風采,許多支持民眾都熱情比出1號的勝利手勢,計程車運將們還搖下車窗來豎起大拇指,車隊不但炒熱選舉氣氛,周柏雅聲勢更是強強滾。
大安區立委補選三月二十八日就要投票,周柏雅開始進行最後衝刺,十九日的車隊掃街拜票,一共出動五部吉普車,除了蔡英文之外,民進黨市議員們更是同袍情深,全面出動,包括李建昌、李慶鋒、莊瑞雄,黃向群、吳思瑤、徐佳青、劉耀仁也都全程陪同,展現民進黨市議會黨團的團結力量。周柏雅的車隊以地毯式的方式巡迴大安區各街道,並深入主要的巷弄來宣傳,獲得民眾很大的迴響,連同行的媒體都感受到,支持者的熱情已經被激發起來。
對於藍營要求319槍擊案重啟調查。蔡英文表示,如果有新的事證,民進黨願意支持重新調查,但是不希望國民黨以政治操作來處理此案。她也強調,319案與大安區立委選舉的關連性不大,若國民黨是為選舉操作,真的沒有必要。
至於藍營對外宣傳,如果周柏雅贏了,等於阿扁贏了的說法,蔡英文不以為然批評,陳水扁所涉及的司法案件,應讓司法來決斷,但司法應是公正的司法;如果國民黨老是拿陳水扁的案件來做政治消費,實在【不太有出息】。
周柏雅則強調,每次選舉,都是民眾對執政績效最直接的表達,國民黨不斷炒作司法案件,不只是逃避、沒有反省的表現,更是污辱選民。

記取319、反詐騙反貪腐記者會!

圖:自左往右黃珊珊、蔣乃辛、李新
李新:籲新黨人,打開心結、迎向團結!
黃珊珊:代表親民黨支持蔣乃辛,重啟319調查!

【台北訊】今天(19日)上午9點由李新、黃珊珊兩位議員陪同蔣乃辛召開「記取319、反詐騙、反貪腐」總部記者會,李新以40年國民黨黨齡、新黨發起人、親民黨北市副議長、紅衫軍副總指揮的身份出席並呼籲藍營內部應打開心結、迎向團結;黃珊珊是以親民黨議員及職業婦女,與一個2004年319驗票律師的身份,來支持蔣乃辛。兩位議員均以老同事身份共同呼籲大安區選民,別因為教訓國民黨而讓人才擦肩而過,大安區的選舉,不只是立法委員補選,蔣乃辛的當選將是好人及人才出頭。蔣乃辛強調,從
1月8日至今兩個多月大安區沒有一位立法委員能幫大安區選民服務,因此這次選舉請應正視,代表的是大安區的未來,應該跟給馬政府的不信任投票脫勾,因為,這次選舉大安區若輸了,就等於陳水扁贏了!這絕對是泛藍支持者所不樂見的結果。
李新以新黨發起人的身份,並拿出歷屆單一席次選舉投票結果指出新黨的參選造成每次分裂的遺憾,「雖然無心、但是有過」,這也許是新黨的宿命,但也是無法改變的歷史軌跡,因此要呼籲新黨同志,大安區單一席次選舉,應記取教訓,我們再也經不起因分裂而塑造出的怪獸出現。李新語重心長的表示,83年是新黨最強盛的時候,但當年的台北市長選舉分裂,卻造就了一個陳水扁。2000年的選舉也因為藍營的全國分裂,讓陳水扁僥悻勝選,而2004年的兩顆子彈則是源自於陳水扁初嚐總統權利的滋味,而出現了319您我心中的痛。李新最後強調,新黨人的特色是大是大非、是非分明,但無心種禍禍成災,這次應打開心結,團結支持蔣乃辛這樣的人才。
李新也向馬總統喊話,呼籲馬總統應儘速召集國親新三黨主席坐下來談,因為藍營的表面和諧、卻心結未解,藍營內部不能解決,那藍綠間問題也不能解決,國家面對的兩岸問題更不可能解決。
黃珊珊則以親民黨身份表示,因為親民黨對蔣乃辛完全沒意見,因此支持蔣乃辛的參選。黃珊珊強調,他是以一個職業婦女,跟一個2004年319驗票律師的身份,來支持蔣乃辛,她說她永遠記得2004年319槍擊案和後來驗票的那一段時間,有人在旁邊說風涼話,問我一個女生,為什麼要跑到街上去跟人家抗爭?我只回他一句話:「如果用這種手段都能當總統,我不知道要怎麼教我的小孩子?!」。黃珊珊也指出,她議會的辦公室,就在蔣乃辛議員辦公室的對面,10年來跟蔣乃辛偷學了很多,一起在法規委員會審查法案,更發現蔣乃辛雖然不是法律科系畢業,但在法規訂定時的用字遣辭與見解比一般法律人專業。

黃珊珊表示,這麼多年觀察下來,蔣乃辛雖然話不多,但是他一言九鼎,講話一針見血,這是多年經驗累積下來的功力,一句話就能讓大家服氣。因此,誰說他進入立法院沒有功能,他在議會是一夫當關,該過的法案,一定鐵定過,不該過的法案,絕對過不了!
蔣乃辛強調,這次大安區選舉輸了,就等於陳水扁贏了!大安區選舉,是為了大安區全體民眾的未來而選,應該與對總統的不信任脫勾,蔣乃辛更承諾,如果當選立委,一定重啟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調查,也會推動公務人員財產來源不明的相關法案。
蔣乃辛強調,支持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調查,並不是為了藍綠惡鬥,而是為了反詐騙,我們不能容許「靠詐騙成功也能當選」這種錯誤的觀念。3月28日請大家一定要出來投票,讓已經因懸缺兩個多月的大安區立委能補上,支持蔣乃辛進入立法院,讓大安區民眾的聲音能上達國會及行政院,爭取大安區全體民眾更多的權利及幸福。
李新最後強調,蔣乃辛雖是服務28年的資深議員,卻大小事都能看見他的身影,服務從未鬆懈過,因此,他的努力讓選區其他議員更不敢偷懶,產生良性競爭的效能,而選賢與能所謂的賢、能兩特點,蔣乃辛更是都具備了,大安區選民千萬別讓人才擦肩而過。

台灣次有錢的私立大學

最有錢的私大是長庚大學,校產約222億


董事會成員
第15屆,95年2月21日起至98年2月20日止
原來的董事何志浩,喬寶泰
16屆換成陸以正,陳碧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