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1日

銀行弊案連環爆 學者:商戰不惜走險棋

更新: 2017年05月31日
台灣整體結構出現問題,低薪、獲利有限,讓很多銀行業者鋌而走險。(Getty Images)
台灣整體結構出現問題,低薪、獲利有限,讓很多銀行業者鋌而走險。(Getty Images)
文/大紀元記者莊麗存
近年來我國金融業弊案不斷,而近幾個月金管會查獲的金融業弊端,皆是大靠內部人員檢舉,意味著國內金融業的監理與營運、公司治理等出了大問題,加上國內產業很多沒有差異化,導致產品削價競爭無利可圖。
去年一整年金融機構弊案層出不窮,包括2016年過年前發生兆豐銀行遭假美鈔集團臨櫃兌換走6,600萬元案,華南銀行遭犯罪集團超貸5.2億元,一銀更爆發ATM遭國際駭客盜領逾8千萬元,還有兆豐銀紐約分行涉洗錢被罰1.8億美元(約新台幣57億元),以及樂陞案和永豐金弊案等,除了主管機關有難辭監督不周之咎,金融業的公司治理及健全的風險管理制度成為企業注重的課題。
中國投資亂槍打鳥
中國資金流動性氾濫,投資亂槍打鳥,而台灣的銀行業、證券業近年遇到什麼問題與瓶頸,讓他們不惜遊走法律邊緣也要做這些生意?淡江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蔡明芳表示,銀行過度競爭,推出的產品非常類似,變成大家推一樣的商品,做同質產品競爭,一旦產品差異不大,很容易會有價格競爭的問題,價格競爭太過激烈的話,也就會很容易「無利可圖」。
蔡明芳說,過去馬政府的8年,中國那邊有點機會很多人就會跑過去,跑過去中國的人只看到那邊有市場,可是都沒有想到「那我的風險是什麼?」若有一些業者心術不正,發生這種問題,特別是像一些小銀行走險棋,也有很多陸資想來台買台灣的公司,當然就會透過台灣的金融業進來。

資本市場不健全是嚴重問題

他提到,長期來看,台灣的資本市場不健全,就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例如:台灣整個結構性問題,包括低薪等,低薪不只是員工低薪,很多銀行業者獲利也是很有限,獲利有限情況下,在市場行銷就沒有辦法增加,只能從成本著手來節省,增加銀行的利潤。
蔡明芳認為,要改變銀行這樣的情況,政府必須在資本市場做一些長期努力,當然沒有那麼快可以做,短期就是政府應該要維持一個比較中立的角色。2008年政府與廠商都認為到中國發展一定好,廠商看到利潤就要賺了,政府應當也要看到風險,若沒有看到風險,就發生像人民幣TRF(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的事件,都一直怪廠商,政府當時也在鼓吹TRF,把所有責任放在小理專、廠商身上可能就不對,政府應該要扮演一個守門員的角色。
「因為有些東西廠商只想到利潤,或不是廠商能力所及的,若政府看的東西和廠商都一樣,還要政府幹嘛呢?政府存在的必要就是要把風險的不確定去除,而不是加深整個國家風險的不確定性。」
像永豐金這樣的案例只是個案嗎?有多少陸資隱身在台灣金融市場的背後?提高罰則是否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政府應如何從政策面與經濟面上做改善?為了提升金融產業競爭力,政府2個月內要擬定「金融產業戰略發展計畫」,包含提升金融產業競爭力、提升金融市場新秩序,維護金融消費的公平與正義、落實金融業企業社會責任。
金管會應抓原則 勿只補破洞
蔡明芳表示,金管會長期以來就一直在管理,不知其監督方式是否有發揮效果,因為管得夠多了,有時管得太細,銀行又沒有辦法發揮,可能要有一些原則性的規則出來,若台灣的資本市場問題很大的話,這樣的規則可不是2個月、短期內就能想得出來,生出的東西是否最後能發揮效果,其實會有疑問。
他認為,倒不是急於在2個月內能拿出什麼計畫來,而是要抓出原則性的東西、確實點到台灣廠商遇到的問題,例如:永豐金發生的事件如何避免,不能每次都等到事情發生後再來補救,這樣永遠只能補破洞,沒有解決會發生這個問題的原因、根本,就會變成永遠沒辦法解決。
殭屍級股票 政府應盤點
蔡明芳說,因為相關的金融犯罪的方式越來越多,像是陸資買台股的類似狀況,絕對也不只發生在台灣,國外發生的情況,有些是政府可以好好借鑑的,例如:收禮金50萬元也要通報,是不希望台灣廠商賺大錢?做小生意拿50萬去存也要問東問西;對於資本市場不健全,蔡明芳認為,那不是叫年輕人出來買股票就能解決的,為何搞到台灣年輕人不想買股票,以及為何只有那幾檔股票上萬點,政府都應該好好想想,或許有外資投入?或許股民買到的股票都是被套住的股票等。◇
他建議,政府應該好好盤點資本市場這些殭屍級的股票要如何處理,不能讓它待在那裡,要研擬合理的退場機制,否則很多股票濫竽充數,只是造成股市虛胖,實質對我們股市的影響看不到,股票看到的是合理的預期,若股票市場都是這樣子,最後大家都不想買股票了,因為看不到未來。◇

沒有留言: